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羅馬的新任市長,是政治素人 Virginia Raggi,她是羅馬第一位女市長,也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市長。而當媒體紛紛稱她美女律師與美女市長之際,我們想說她的故事,也想問為何女人被稱「正妹」,才有曝光的媒體價值?(同場加映:

建城已有近 2800 年歷史的羅馬,於 6/20 迎來他們的第一位女市長。她是 37 歲的女律師,來自新興政黨五星運動黨(5 star movement),她的名字是拉吉 Virginia Raggi.

拉吉以 67.2% 的選票,贏過執政黨民主黨的候選人,獲得壓倒性勝利。拉吉是羅馬首位女市長,也是最年輕的市長,她是一位七歲男孩 Matteo 的母親,同時她更是難得一見的政治素人,三年市議會議員的經驗,下一站她將挑戰百廢待舉的羅馬城。

她誓言整頓羅馬,整建基礎建設、消除貪腐陋習、重建運輸系統、增加自行車道,一改羅馬「黑幫城市」與市容混亂惡名,將羅馬打造成可以正常運作並更具環保意識的城市。

「這麼美的市長,我們也想要」背後的隱藏敘事

當選之後,拉吉在五星運動黨的部落格上寫下,「我想說的第一件事,就是羅馬終於有了第一任女市長。我們必須承認,在羅馬,平等的機會依然是遙遠夢想。」她說自己參選的理由非常簡單,身為一個母親,她希望為孩子改變這個長年殘破不堪的城市。

而台灣不少媒體於第一時間報導,稱賀「美女律師」成了羅馬首位女市長,描述她的深邃五官與烏黑長髮,而鄉民紛紛留言「真的好美」、「這麼美的市長我們也想要」。(同場思考:

我忍不住想,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習慣了女性必然要是正妹、必然要露奶、必然有醜聞才有吸睛的媒體價值?世界對女性樣貌與身體的追逐與崇拜,是不是失衡的大過於她做的事,以及她到底是誰?

漂亮到失去說服力?世界要有更多多元的女性故事

我想起兩年前,當喬治克隆尼宣布訂婚,背後幾乎隱形的艾默·阿拉穆丁 Amal Alamuddin。除了是「喬治克隆尼準太太」之外,多數人不在意她到底是誰。可是她有名字,她不只是美豔的人權律師,她不只是誰的準太太,她是艾默·阿拉穆丁 Amal Alamuddin。(推薦給你:

我也記得莎莉賽隆接受採訪時,提到被認定是美女讓她經常難以接到深度角色,人們會認為她「漂亮到毫無說服力」。因此出演《女魔頭》時,她卯起來刻意增胖扮醜,人們不再認得那是昔日美豔的莎莉賽隆,她才因而獲得演技派的肯認,拿下奧斯卡影后。

美女一詞是從什麼時候讓女人反感的呢?或許是被貼上「美女」標籤以後,所作所為於是都有了「因為你是美女呀」的歸因隱喻,你總是必須極力證明,自己擁有的更多,自己能做的更多。

而你多麽無奈,人們對女人的想像單一得可憐,正妹與美女是最常見的指涉,你翻開報章雜誌,看見很單薄的女性角色,美女、太太、母親,即便職業有別,經常免不了前頭加註的那一口「正妹」盛讚。

於是她們成了一個個扁平的正妹創業家、正妹插畫家、正妹廚師、正妹主播、正妹市長,暗示她們的外貌價值比社會價值更重要。她先被認可是一個正妹,接著才來談她作為市長的種種舉措。(同場加映:

告別身/心二元對立的圈套

如果我們回過頭仔細想,也會發現當我們越是極力否認美女一詞,越是認真強調內在之重要,越會讓「外在美」與「內在美」形同勢不兩立,讓象徵陽性的「心」位階再次優於象徵陰性的「身體」位階,落入「崇陽貶陰」的反覆循環這也是父權社會身/心二元對立的長年圈套,讓我們的攻擊與反思始終偏離焦點,讓女人只能在身或心選邊站,鞏固各自的陣營。

那麼當我們厭棄持續出現的美女標籤,又不願大談「內在美更重要」之餘,還可以做些什麼?

我們能做的是更經常的去說,更多元的去說,更加自我警惕的去說,人始終是更豐富的,不單只是幾個單薄的標籤。直至有一天,女性的更多模樣能夠被清晰地看見,無論美與不美。(同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