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典禮再怎麼盛大,也已經不稀奇。現在,日本正在流行的是離婚典禮。和結婚一樣,決定結束一段關係時,我們也必須好好地告知身邊的人,好好地向對方告別。看似荒誕的典禮儀式,其實正式在這個流蕩不安的時代裡,教會我們開始學習面對分離。(同場加映:

TEX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離婚典禮?這主題聽來荒謬,但在日本卻越來越普遍。流程包含離婚誓詞、將鮮奶油毫不留情地往對方臉上砸等儀式。《美麗佳人》專程前往東京,探訪不完美夫妻淳、里紗,還要與賓客一同見證這再瘋狂不過的大日子。

不知該如何稱呼這位男子:協助婚約解除者?幫忙離婚者?前上班族寺井廣樹,因為對日本人在婚姻裡頭心靈所受的折磨有著深刻體悟,讓他決定為身處婚姻的怨偶們提供離婚協助。這故事開始於 2009 年,那時他身邊的兩位朋友決定分開,寺井先生在協助他們時靈光乍現,創造了全新儀式「離婚式(Rikonshiki)」,簡單來說也就是離婚典禮,從那之後他協助「分離」了超過 350 對怨偶,大都來自首都圈東京。

摧毀我倆的愛

寺井先生今天手持黃色花束,迎接男女雙方—穿著黑西裝、繫著白領帶的久村淳(Sunao Kumura,38 歲),和幾個小時後就不再是他妻子的久村里紗(Risa Kumura,30 歲)。西方人視為象徵「失去」或「喪失親友」的菊花,在日本卻意味著神聖,而黃色也同樣代表著尊貴與成功。

淳和里紗為了讓離婚典禮舉辦成功,特別來到建築設計前衛的辦公空間 Faro,這時親友們已三五成群抵達,並聚集在接待室裡。在等待儀式開始之際,里紗將臉深埋在掌心,她沒有哭,因為在公共場合如此情緒化是很丟臉的事;但她心情明顯 Down 到了谷底—只因她不想分開,她丈夫卻要求離婚。(你會喜歡:

不久後,寺井先生將開始解說典禮流程,並告知親友這對夫妻分開的原因,而淳和里紗則會誦讀「離婚誓詞」,藉此表達他們想要全新開始的意願,隨後他們會被要求最後一次攜手,共同用青蛙造型的鐵鎚摧毀丈夫的結婚戒指、直到戒指變成一塊廢鐵為止。

至於這塊廢鐵他們會怎麼處理?丟掉?不過有些怨偶會將不成形的婚戒綁在石頭上,隨著「當一輩子好友」的承諾一起拋進河裡,然而淳的計劃是,將變形的婚戒賣掉換取剩餘價值;至於里紗呢,她已經得到相當於婚戒價值的一筆現金了⋯。(同場加映:

俐落結束,全新開始

淳和里紗十年前在工作場合相識,他們當時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這是當時二十歲的里紗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她輕易地就被這位長她八歲、有著翩翩風度和良好聲譽的男子吸引,「簡直是一見鍾情,我們之間的連結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強烈。」她回憶著。四年後她們才結婚,婚後里紗離開公司並生下三個小孩。

然而,正如法國劇作家特里斯坦.貝爾納(Tristan Bernard)曾經說過:「兩隻鴿子溫柔地愛著彼此,但一隻鴿子在家感到枯燥。」經過六年相處,淳想要擁有一些私人時間、夢想看看世界,但里紗只想和孩子們共度安適恬靜的生活。

每當他們談及旅行、孩子的教育或家務分工,往往以不快作結;因此淳要求離婚、提議舉辦離婚典禮,「給這段故事一個俐落的結束、有個清新的起點,並且得以自由自在地開展關係。」他解釋。

隨後,協助離婚的寺井先生指著裝飾在鐵鎚上的青蛙說到,「蛙類在成熟前經歷了一段不可思議的轉變,我們人類有點像牠們。在日文裡,『kaeru』同時意味著『蛙』和『改變』。當有隻青蛙跳進生命裡,就彷如兩位今天所遭遇的過程,此時正是個把握時機、往前進化的機會。」(你會喜歡:

 

正視「分離」事實

現今日本每三段婚姻中,就有一段以上以離婚告終,離婚率超過七〇年代的兩倍、更是五〇年代的四倍,即便如此,離婚在現今社會仍舊不受認同。儘管沒有法律價值,離婚儀式卻提供一種親友可接受的方式,讓他們正視「分離」的事實。

日本人相信慶祝某件事的結束與開始同樣重要,所以他們創造出離婚典禮這樣的儀式,一方面順應現世、一方面也能完全浸淫於傳統文化之中。至於一場離婚典禮所費多少?依選擇的儀式與場地不同,由約 10,600 到 58,000 元台幣不等。

寺井先生在提供「離婚典禮」服務的六年間,見證了十四對配偶的分離,他們的典禮成為重新連結彼此的契機。透過訴說與交談,他們更能理解分離的原因、接受朋友們「不要分開」的鼓勵,儘管摧毀了結婚戒指,他們還是一起離開典禮會場。(推薦給你:

然而,這不會是淳和里紗的情節,他們之間沒有流露任何溫柔或友好的肢體動作,離婚餐點進用期間,他們相鄰而坐卻幾乎沒有交談,作為開胃菜的蔬菜湯,雖然熱騰騰,卻融化不了兩人之間關係的冰冷。

離婚典禮的過程,擁有許多充滿象徵意味的行動:怨偶和親友們齊聚日本傳統劇場歌舞伎座,一如參加兩人的婚禮、現場播放婚禮當日的錄像,人們的談話讓笑聲在房間中如漣漪擴散、接著拋擲離婚捧花,但接到的人卻會是第一個離婚⋯。

 

莎呦娜啦~我的愛人

最後,鎮日的高潮終於來臨:對提出離婚一方的懲罰,我們看到里紗站了起來,拿著盛滿鮮奶油的盤子砸向淳,沉迷於復仇快感的她,又拿起奶油砸向前夫。看著他滿臉都是鮮奶油,她綻開微笑、甚至笑了出來。淳必須維持這樣可笑的姿態十分鐘,鮮奶油緩慢流淌在他的西裝上。(推薦給你:

這都是儀式的一部分,儘管這令淳不快,但里紗卻覺得心裡舒坦多了,她說,「我鬆了一口氣、開心了些,並準備好邁向人生下一個章節。」寺井先生接著解釋,「別誤會我,我知道離婚是個悲傷而痛苦的過程,但公開宣告展開新生活的決心,卻能夠讓你的心更為強壯。」

如果這些儀式還不足以撫平怨偶傷痛,稍後還可以「更新離婚誓詞」—當著親朋好友的面,把你對方無止盡的憎恨與怨念,以聲聲咒罵從口中傾瀉而出⋯。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麗佳人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以下連結至站外)
365天,天天都可以是特殊節日 – 日本商人的大絕招
日本東京租屋必知!且看艾薇塔重點整理
小丸子有義大利同學啦!《電影版櫻桃小丸子》8月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