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莉波曼在電影《黑天鵝》中的精湛演技讓人印象深刻,但除了電影內的他,你還知道他的過人之處嗎?雖然是童星出生,依然努力讀書,到知名大學畢業,不斷挑戰自己的戲路風格,在現實生活中他也不遺餘力為女權發聲,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完美女星。本篇文章要向你接露你可能不曾發現的娜塔莉波曼喔!(同場加映:

細數好萊塢女星中,誰能稱得上美貌與智慧並存,在廣大影迷心中又擁有女神般地位?只要一提到 Natalie Portman ,相信鮮少有人會提出質疑。趁著她擔任 2016 Diorskin Forever 代言人之際,《美麗佳人》要帶你從電影、生活各種面向一揭露,這位好萊塢巨星化身成為「完美女人」的不外傳秘密。

事業婚姻兩得意的 Natalie Portman ,因為電影《黑天鵝》與法國編舞家 Benjamin Millepied 結緣,在 2012 年決定邁入禮堂、生下可愛兒子 Aleph,一家三口現在定居巴黎,不時出現鏡頭前浪漫放閃。除了演員身份之外,Natalie Portman 更在近年跨足編劇與導演,成為名副其實的全方位創作者。

不停挑戰自己

四歲開始學舞,Natalie Portman 從童星起家,找到生命熱情所在。幸運如她,在高中接演大片《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成為星戰迷心中最經典的艾米達拉公主,忙碌於事業之際,也順利取得哈佛大學心理學學位。

她卻能不斷挑戰自我、磨練演技,好比在 2001 年與梅莉史翠普等一票巨星,在紐約公共劇院演出俄國劇作家契訶夫名作《海鷗》、 2005 年,憑著電影《偷情》獲得金球獎最佳電影女配角,更在 2011 年以《黑天鵝》片中的高難度詮釋,一舉奪得金球獎、奧斯卡雙料女主角獎。(推薦閱讀:

日子閃爍著幸福光彩,Natalie Portman 追逐夢想之餘卻從未忘記為女性發聲、從未停止關懷世界上的弱勢族群。《美麗佳人》這次就要與女神來場深度對談,為你揭露她保持美麗優雅的小秘訣。

Q:並非出身自電影世家,怎麼發現演戲是你的最愛?

 Natalie Portman (以下簡稱 N.P.):我記得曾經有人在我的維基百科裡面寫到,我媽媽是我的經紀人,但是她說:「我才不是你的經紀人,我從來都不是,我才不會從你身上拿取任何東西。」我媽是很支持我的,但絕對不會拿取任何東西。

我真的很熱愛表演,愛跳舞、唱歌、為自己的家人表演。因為我住在長島,這裡有很多小朋友會去參加電視試鏡,然後再為大學基金存錢,因此我直接跟爸媽說,我可不可以有一個經紀人、去試鏡。(同場加映:

Q:回頭看你曾作過的事時,覺得作得如何?

N.P.:我覺得每件事都是錯的(笑),我想,我應該要原諒 11 歲的自己。

Q:怎麼避免犯下許多童星都會犯的錯?

N.P.:我爸媽不是電影圈出來的,他們常說:「童星都會吸毒,童星都會去坐牢,我們不想你走上這條路。」我真的對抗這件事,而且哭了,求他們讓我去演戲,因為這對我家來說是大件事,並且我媽陪我去發展,但爸爸卻在紐約工作,整個家必須遠距離很長一段時間。

所以,我很感謝爸爸媽媽願意相信我、保護我,我才沒走上不對的路。確實有些童星就跟我說過,他們看過毒品。

Q:可以講講你合作過導演的小秘密嗎?

N.P.:喬治魯卡斯,他總能預見那些不在拍攝片段中出現的事。

Q:合作《偷情》的 Mike Nichols 呢?

N.P.:《偷情》讓我進入非常正面的經驗之中,然後 Mike 爾後也成了我的心靈導師以及超級好朋友,他是那種我會跟他聊感情事的人。

Q:《偷情》是不是你成為大人的第一步?

N.P.:是的,Mike 要我去跟其他人學,把聲音壓下來。那些年來,我講話都像小女孩,直到拍《偷情》,我才真的長大了,想著:「我必須要得高分,要得到一份好工作」總覺得有些事情你必須做,你得做,這是一個冒險,要嘛就是在路上,要嘛未來也會到那兒。奇妙的是,有一天你就覺得:「這對我來說是重要的,我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他們怎麼想」。這大概就是自我的覺醒吧。

Q:那《黑天鵝》的 Darren Aronofsky 呢?

N.P.:他最糟(笑)。沒有啦,他超棒,他知道怎麼溝通,也知道怎麼為執導電影片中的演員量身訂作。他會感受到我們需要什麼,然後給予你所需要的。有些人需要鼓勵跟讚美,有些人需要批評,有些則需要讓他們靜一靜、作自己的事情。他讓我知道什麼叫做「量身打造」。我確實愛那些有建設性的批評,我沒辦法跟那些壞嘴的人相處,但我也不能接受正面氣場的那派,必須要是簡潔俐落的建議。

Q:演出過的電影中,哪一部在化妝造型方面最深得妳心?

N.P.:作為女演員,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嘗試不同的造型、演出不同個性。我演出《 V 怪客》的時候,把頭髮剃掉對我來說有種解放、返樸歸真的感受。在《黑天鵝》片中,表演芭蕾的橋段裡我可以畫上極美極精緻的舞台妝。《星際大戰》的話,我則嘗試了歌舞伎妝。(推薦閱讀:

Q:拍新片時,你會去料想未來的成功嗎?

N.P.:我有些想法是深植於心中,它改變了我選擇案子的方式,當你想著:「喔,這一定會大紅,這一定會變成奧斯卡金獎片。」喔壞預兆,壞預兆,我寧可問自己別的問題:「為什麼這對我現在的人生有意義?為什麼我想活在這經驗裡?」

Q:你費了很大的功夫來改變女人在電影圈的地位。你怎麼解讀現在的電影產業,你會怎麼做?

N.P.:我很開心這樣的話題變得更常見了。你會看到有些電影工作室會選擇女導演,只是為了要回應性別歧視的壓力。但我想若是說女導演比男導演優或劣,這是錯的,每一個導演都應該有他們的視角。在法國,年輕女性導演要比男性還多,不過大部分主流的電影工作室都是男性主導,做決定買片、把那些片放在電影院裡的,也都是男人。

Q:你透過在墨西哥、肯亞、盧萬達、敘利亞做公益活動,為世界貢獻。你如何善用身為演員的力量?

N.P.:現在其實很多人都會這麼做。平時我們太常只注意穿什麼,於是我更想把注意力放到有意義的事情上。而我的位子更促使我積極做這些事,因為我們有這樣的舞台。

「解放人民」是由兩個加拿大人主導,在開發中國家的農村裡建造有機農田、健診、乾淨的水,也讓更多北美小孩來為學校募款、幫忙建造學校。之前,我有去莫斯科探訪女校,小朋友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打掃,請求老師們可以帶他們上課到十點。然而過去幾年,我竟然為了要去學校上課唉唉叫,我不敢相信,上學根本是個特權啊。

Q:不工作的時候,妳怎麼放鬆?

N.P.:我真的很喜歡看書,閱讀可以讓我放得很輕鬆。我也喜歡去健身房練習 Gyrotonics (迴旋運動,一種強調流暢性、扭動全身關節的運動)然後做按摩。就是吃全素,有充足的睡眠,經常運動。(同場加映:

Q:忙碌的女人要怎麼做才能像你一樣美麗優雅?

N.P.:我覺得要挪出時間留給自己很重要。要兼顧工作、家庭、一切的一切就夠忙了,難免會忘記留一點時間給自己。我喜歡偶爾好好紓壓按摩,也一直享受沉浸在一本好書裡的時光,能幫助我放鬆並找到自我。投入熱愛的事物、感到快樂,也很有幫助,幸福光采會讓你的臉龐閃閃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