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你曾在計程車上遇過讓你不舒服的司機嗎?可能是一句騷擾、頻頻示好、甚至,是他在自己的車上旁若無人的看 A 片。在這樣騷擾盛行的社會,女孩,不過想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推薦閱讀:) 

禮拜五晚上十點,還非常熱鬧的信義計畫區,我剛與同事吃完晚餐,懷著輕鬆的心情,等了紅綠燈,跟著人群穿過松仁路,順手招了一台計程車,上車,說了不遠的目的地,便安心的低下頭來想說傳個簡訊給等待我的朋友說馬上就到。

才剛低頭沒多久,開始聽到一些奇怪的女子呻吟聲,一聲兩聲,我還想是哪個台灣連續劇的劇情,不疑有他。計程車繼續往前開駛五分鐘不到,停在下一個紅綠燈前,突然,女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急促。

有這麼一秒間,或著更長,我腦袋一片空白,我想著,這是 A 片,悶熱的計程車內,只有高潮呻吟的女聲,司機的呼吸聲,以及我努力克制不要害怕的心跳聲。我鼓起我的勇氣,抬起我的目光瞥向前面,司機從後照鏡也瞥向我的臉龐,我瞪了他一眼,我移開目光,我立刻打通電話給朋友說我在哪個路口在幾分鐘就會到,司機突然關掉他刻意放大的音響。突然之間,車內一片沈默,他不說話,我不說話,只剩他濃重的呼吸聲。

突然之間,我有很強烈的害怕感湧上。

幸好車程不遠,兩個紅綠燈之後,我請他停在路邊,我提早下車。因為不想跟他有任何碰觸機會,我把算好的硬幣放在計程車中央扶手上,我還沒放完硬幣,這名司機,就怒吼著「啊,是要擺什麼?」我用最快的速度下車,我邊走離計程車,我腳邊發抖,我的指甲深深的掐進握緊拳頭的手掌心,當我看到我的朋友,我忍不住掉下眼淚。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很害怕,我很不安,而且我很憤怒。(推薦閱讀:

我憤怒我自己的當下竟然這麼的無能為力,憤怒自己怎麼這麼害怕。讓我害怕的並不是 A 片本身或觀看 A 片這件事情,而是在這個密閉的空間裡,非自願性的強迫性環境置入。如果真的發生任何事:司機用言語猥褻、甚至身體性騷擾,我可能沒有下一步,我不知道我最好的下一步是什麼。我害怕的是,這世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夜晚獨自搭車回家,可能必須面對這樣的恐懼。

今年三月底,才剛好有類似案件發生,但是標題與內文卻以提神,以有趣,以開玩笑為出發。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親身遇到,當我親身遇到,我沒想到這種情緒是這麼的複雜。

在電光石火之刻,我想的是那真的是 A 片嗎?還是只是某部電影或連續劇的某個片段?我該請他關掉嗎?如果請他關掉會引來什麼更糟的後果?我能下車嗎?可是車在開駛中,我該怎麼安全下車? 我該錄影嗎?我該拍照嗎?我能錄影嗎?我能拍照嗎?這還只是一個看 A 片的變態計程車司機,如果是性暴力犯,我該怎麼辦?

而當我跟幾個朋友講到這件事,我發現第一時間,大家的說法大都是「你怎麼沒有馬上下車?」或是「你怎麼不叫他關掉?」甚至還有「所以我都不坐計程車。」這樣的說法。但幾乎沒有人是在第一時間譴責那個計程車司機,或質疑背後的體制,政府是如何實行計程車駕駛執照的考核標準與資格確認?

那天我記住車號,我報了案,希望政府能吊銷他的計程車駕駛執照,我希望這個司機再也無法用這樣的方式嚇唬另外一個女孩。最後,我真心要說,計程車司機看 A 片不是提神新招,這是犯罪行為,我們需要一個更安全的社會網路系統,保障人民行的自由。

我去查了計程車駕照的考試系統,所謂考題包含曲巷掉頭、S 曲線駕駛或換胎等「專業知識」,但是完全沒有針對駕駛員的身心狀態的任何考核。我不知道這樣的系統是否需要重新思考和設計,但我知道光只有開車的技術,絕對並不足以保障安全性,我期待我們的政府能更積極的盤點現行體制。(推薦閱讀:

這不是特例,這不是順手招了一台計程車女孩或男孩的錯,這不是一個好笑有趣新奇的新聞,這不是我們自認倒霉趕快下車就算了的事情,這是一個問題點,是一個起點,我們既然發現了,就要想辦法解決它。

我們世界需要的不是更多包容犯罪,而是打破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