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燕在演唱會上的告別,讓所有粉絲都心疼。家庭關係裡,愛,常常變成一種變相暴力。我們用自己想像的方式,愛著家人。卻忘記溝通彼此可以承擔的重量。在心裡模擬一次你們的溝通小劇場,事情是不是可以有更好的選擇與結果?(推薦閱讀:親愛的爸爸媽媽,或許我們眼中的幸福跟你想的不一樣

日落黃昏,看著天上的晚霞,美樺惆悵的走出辦公室。今天是星期五。

「美樺,要不要一起去吃飯?今天晚上我們幾個要去夜店,妳要不要也一起去?」

雯英是美樺辦公室的同事,平日兩個人一起工作,相處久了,在工作上有默契,總是會互相支援,私下交情感情也很好。

「不了!你們去吧!我晚上還有事。」

每次當同事邀約聚餐、逛街或上夜店,美樺總是這麼回應著。

「好吧!那我們走了,掰掰!」

久而久之,同事的邀約也逐漸少了,只有雯英雖然知道這千篇一律的答案,但偶而還是會嘗試著再問她一下。

走在傍晚的中山北路上,美樺沈重的腳步,越走越慢,辦公室離公車站牌大約 100 公尺的距離,對美樺而言,卻好像好幾公里。在美樺的心裡,很清楚知道,雖然倦鳥要歸巢,但是那是一個讓她很不開心的巢。(推薦閱讀:

「媽!我回來了!」
「妳還知道要回來?現在都幾點了?」

美樺瞄一下家裡的時鐘,短針指在 6~7 之間,長針正好指在 6。

「今天趕一份主管明天要的資料,所以晚一點下班。」
「妳都已經25歲了,還這麼不懂事嗎?我整天忙著要照顧你那中風的老爸,還要帶妳弟弟去看醫生,還要趕著去夜市擺麵攤,我是那麼輕鬆嗎?……..」

自從爸爸在去年中風之後,照顧爸爸及腦麻的弟弟,還有家裡的工作及經濟就全部落在媽跟自己身上,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家,就像是一個具有魔咒的巢臼,讓她永遠都飛不出去。

「美樺,妳爸爸又大便了,趕快去把他清理一下吧!唉唷!我的媽呀!怎麼搞得全身都是………你怎麼不乾脆就這樣死了算了,免得留在這裡折磨人!」
「媽!妳就別再罵爸了,他也是不得已,他自己也很痛苦,我去幫他清理就是了,妳就少說幾句吧!」

「怎麼,我說他幾句也不行呀!如果妳看不慣,那妳就搬出去,順便把妳爸爸及弟弟都帶走……我一個人生活,落得清幽自在。」媽媽拉大嗓門叫說。

每當聽到媽媽著麼說,美樺心理總是有怨,心想著:「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家?難道就不能彼此包容、體諒嗎?一定都要這樣互相傷害嗎?」但是,這些話永遠都只能壓抑在心裡,無法說出口,因為她知道,一旦她抱怨,老媽的情緒就會像火山爆發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等清理好爸爸,媽媽已老早推著車趕去夜市擺攤了。為弟弟及爸爸準備好晚餐之後,並且替他們餵食之後,美樺趕到夜市時,也已經過了晚上八點了,這時,正是夜市最熱鬧的時候,老媽難免又是一陣抱怨。就這樣一直忙到半夜,等收好攤位回到家時,都已經是半夜一點半了。洗個澡,往床上一躺,看看時鐘,已過了二點了,早上最晚七點就又要起床準備去上班,每天都演著相同的戲碼。

今晚,躺在床上,美樺想著,同事們去夜店,肯定是玩得很開心,為什麼同樣是人,卻不同命。記得有次,美樺去雯英家,看到雯英的媽媽,非常和藹慈祥。雖然也會約束與要求雯英,但是總是語帶溫和。美樺曾問雯英:「妳去夜店,妳媽媽知道嗎?」,

「知道呀!我都會告訴我媽!」
「她不會反對或擔心嗎?」

「當然會唷!但是我媽會對我說:『你已經長大了,很多事情是該去冒險與體驗。但是,夜店是是非之地,能夠少去盡量少去。偶而跟同事一起去歡樂一下,也是可以。不過千萬不可以一個人去,自己要注意安全,你已經是成人了,我相信你有足夠的能力去辨識善惡與危險。千萬別讓老媽為妳擔心與難過。』,我老媽這麼信任我,我當然也不能讓她擔心唷!」

聽在美樺的耳朵裡,常常會比較,為什麼人家的命這麼好,有這樣明理的老媽,而我家的老媽就這麼情緒化與霸權。每每想到這裡,美樺總是會蒙在棉被裡,讓內心壓抑的情緒,任由無奈的淚水奔馳狂流。(推薦閱讀:

「美樺,我們分手吧!我們一個月難得見面幾次,而且每當我想妳的時候,你不是在忙就是要睡覺,我都不知道我們的情感該要如何發展!」。

這天,美樺下班走出辦公室時,外面正下著雨,縱使皮包裡隨時都準備著一把小傘,但是她還是任由雨滴打在臉上,她已經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淚水,交往三年的情感,就在一通電話中,被撕裂得蕩然無存。一回到家,她已經無視老媽的咆哮,也全然無心去在乎老爸及弟弟是否需要她幫忙照顧,因為,她的心已經被掏空了。

「美樺,妳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濤德對正在發呆的美樺說。

濤德,是美樺辦公室的主管,是一位很能體恤部屬的主管,對美樺而言,他就是一位如兄如父令人尊敬的長官。雖然濤德一直都清楚美樺的家庭狀況,但是這幾天,濤德特別注意到美樺的工作情緒低落,而且錯誤百出,工作效能不佳。

「美樺,妳最近是不是有發生什麼困難嗎?」,聽到濤德這麼一問,一直積壓在內心的委屈與無助,再也忍受不住,頓然間,美樺的情緒崩潰了。

在濤德的推薦下,美樺來到一間心理諮商所找妍馨心理師。在一陣晤談之後,妍馨瞭解美樺內心的壓抑與無助,主要是來自於母親的躁動情緒與父親及弟弟的無人照顧。

「美樺,妳想一想,在家庭中,最讓妳難以忍受的是什麼?」
「我媽的情緒。我無法理解,一個當媽媽的怎麼可能會希望自己沒生過這樣的兒子,又怎麼會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夠快點死掉?」

「我想她的體力與心力也已經耗竭了,基於尋求自我解脫的本能反應下,她會這麼想,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她把自己的壓力都往妳身上發洩。」
「是呀!她怎麼可以任意糟蹋我的心靈?完全不管我心理的感受,總是語帶批判的任意刺傷我。」

「嗯嗯!她的語言確實是會讓當女兒的妳,感到委屈、不被信任,甚至受傷。妳為了這個家,失去了自己的情感與幸福,而她還不斷的對妳感情勒索與批判、要求。」

此時,美樺的眼淚,忍不住的直往外流,頓時間,已泣不成聲,久久無法停止,也說不出話來。

「我不知道,為何我會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更不明白,為何我會有這樣的母親?」
「其實,生命中所發生的所有事件,其背後都有值得我們去學習的課題。」(同場加映:

「我不知道我要學習什麼課題,只知道,我很痛苦,也很迷惑,不知道該怎麼辦?每當看到老媽在咒罵爸爸時,我也會壓抑不了情緒,可是當我說出來時,老媽就會更暴躁,情緒更大。」
「而妳心理也會感到既憤怒,又自責,對吧?」

「是呀!傳統的孝順道德觀念,總是要我們順從父母,不可忤逆。這個觀念把我綑綁得喘不過氣來,常有逃離及輕生的念頭。」

「嗯嗯!我能明白這種痛苦,你是一個孝順的孩子,只是不懂得如何規勸父母的不是。」
「老師,請妳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我想或許我們可以先以八週為一個短期的晤談,一起來面對與處理這個問題。」
「那該怎麼做?」

妍馨說:「我提供以下幾個策略,我想我們可以利用這八週,一項一項的來完成。」

  • 首先,妳可以去社會局或相關社會機構諮詢中風老人安置及腦麻患者安置,讓爸爸與弟弟能夠有專業的人來負責照顧。或者妳也可以向社會局申請居家看護,讓家裡能多了一些幫手,好讓妳跟媽媽都有喘息的機會。
  • 在未來的一週裡,妳「必須」先抽出兩天的時間,或者是兩個晚上,放下家裡的所有事情,去做妳很想做,而且做了妳會很開心,但是沒機會去做的事。
  • 要觀照自己的情緒,來呵護自己、愛自己。我們之所以會有情緒,主要是因為我們內在的期望與外在環境所呈現的有所衝突或失落,正所謂「求不得苦」。所以,我們需要先放下任何期望、或主觀評價,對於外在情境的現象只是單純的觀察與描述,並且界定與認清我與環境的關係。
  • 在心理先做好心理建設,確定自己的生命角色,認同與肯定自己的生命是來自於母親懷胎十月辛苦所給予的,不管父母有再大的不是,都要去感恩生我養我的恩情,並且以父母本來的樣貌接受他們。如果是躁動,就接受他們是躁動;如果是怨尤,就接受他們有怨尤,但是,這些都是屬於他們自己的;妳,依然可以做妳自己。
  • 不要企圖想改變父母,因為他們的人格特質是積年累月從環境中所塑造出來的,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受影響改變的。確定我們自己是小孩,只能做好當孩子的本分,而父母的命運,就還給父母自己去承擔。一個成熟的人,是會從父母身上分裂出自我獨立自主的性格。
  • 我們與父母的關係是需要溝通的。以婉轉的方式,在父母心情平靜時,告知他們你自己內心的感受,並且說明,除了他們的想法外,還有其他不同的可能想法與方式,藉此,讓父母自己逐漸突破自己僵化的認知與行為。如果不能,當孩子的,還是需要保護自己,依然以父母本然的樣貌去接受與面對,然後等待機緣。

美樺在妍馨的輔導下,透過「寬恕自己」「呵護自己」逐漸找回自己的自信與肯定,也學會如何規劃時間,並空出屬於自己的時間。美樺也學習拒絕接受母親的情緒,僅以冷靜不自責的心態面對母親的情緒。今天,老媽又為美樺與同事去逛街而發飆………

「難道你不知道家裡在忙嗎?妳又把爸爸及弟弟丟給我了。」
「是唷!我不是已經申請居家看護了?陳阿姨今天沒有來嗎?」

「有呀!」
「所以……..是有人來幫忙,並沒有都丟給妳一個人吧?」,媽媽沈默……

「呵!妳現在翅膀變硬了,去哪裡學會頂嘴了,我說一句,妳就頂我好幾句…….」
「嘿!我哪敢!你是我最愛的媽媽耶!我只是把心裡想的話,跟你說而已。難道妳不喜歡我對妳說心裡話嗎?」,媽媽再次沈默。

美樺對自己有力量說出這樣的話,感到驚訝!這是真誠的話,也是沒有情緒的話。

愛,不再需要用防衛與傷害性的情緒給出,而可以用真誠的方式給出。

「媽!妳快來看看,我剛剛幫妳買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妳來穿穿看,如果不合適,我還可以拿去再換,或者我帶妳去看,妳可以挑自己喜歡的。」
「妳看看,我就知道妳一出去就指是會亂花錢,妳不知道現在賺錢有多辛苦,家裡的花費開支這麼大,妳長這麼大一點都不會節制。………..」

「媽!妳說得一點都沒錯,我完全接受。但我沒有亂花錢,我是趁換季打折時,才去買的,妳看,定價是 2000 元,現在一件才賣 600 元,夠便宜吧!我們出門做生意,衣著就是門面,總要有幾件好衣服呀!不用擔心,我自己有預算的。先穿看看,妳喜歡嗎?」

媽媽再次不講話了,但看得到媽媽手上拿著衣服,眼角泛出淚光,她這一生,除了結婚之外,還沒穿過一件這樣的衣服。…………………….


文:林盈璋

玄奘大學應用心理研究所心理碩士,交通大學管理學士,美國 NGH 催眠師協會催眠師,中國國家心理諮詢師、中國國家人力資源管理師。水面劇場推廣部主任及教師、願易生命教育工坊創始人、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輔導師、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理事。曾任:中國生產力中心經營管理顧問師、台北市自閉兒社會福利基金會督導等。論文:自閉症兒童家長的療育經驗分析、一位自閉症兒童父親的生命故事。專長家族排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