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短篇單元,單身日記性別觀察、女力職場筆記、吃貨筆記,未來將每天與你相見!女力職場筆記,用 500 字說職場上的疼痛與回甘,談人生志願也談人生志業,輕輕放下單一制式的「成功」路徑。你相信職場上「不能輸在起跑點」嗎?或者,你認為,職場其實是耐力賽?(同場加映:

職場上,許多人說「先跑先贏。」

進入女人迷,是從實習開始的。所以我投入工作的時間與經驗,比同屆多數畢業生來得早。畢業當時,很多同學羨慕我已經有工作,他們都說,能以自己喜歡的文字混口飯吃,何其幸運。

我一直想,我是不是幸運,才讓我沒有畢業生該有的惶恐不安,沒有太多時間迷惘自己所選。

我想我是幸運的,可是這份幸運不是僥倖。

用文字混口飯吃,我曾從天黑摸到天亮,只為寫出一篇即時新聞;用文字混口飯吃,我曾一篇專訪寫了 8 小時又打掉重練三四回;用文字混口飯吃,我旅行回鄉喝咖啡隨身帶著筆電(新媒體編輯的生活都是這樣的);用文字混口飯吃,我沒有欠稿反而不安;用文字混口飯吃,我每天對自己寫下的文章反省。

我知道文字於我不是混口飯吃這麼容易的事。

上週專訪社企流共同創辦人林以涵,她跟我分享四年前社企流初創時,臉書還沒有排程系統,她當時可以說是最知曉台北哪裡有 Wi-Fi 的人,因為走到哪裡,她都會按照擬定好發文的時間,把貼文發出去。有時在咖啡店,有時在路邊。

就是這樣一件小事,她反覆的做,從最小的事累積專業,然後社企流開始壯大起來。一個人一生能做的事不多,如果只能選擇做一件事、或者你只會做一件事,就這樣專注做下去吧。

我想起很多時候,我跟主編 Audrey 身旁的朋友,難以理解為什麼我們要在吃飯途中拿出電腦,就為了一個錯字、一封回信。其實這根本無關工作的責任感了,只是因為我們在乎一件事,那件事可能是讀者,可能是作者,可能是我們自己寫下的字。

很多人會笑著說,你啊就是工作狂,或者,他們說,你何必這麼賣命給公司。我沒有要賣給誰,每個選擇,都至少不愧對自己。

我只是想,我擔心沒有奮力跑過一遍,當成就感來了,我不知道何謂成就;我擔心沒有努力,當理想來了,我會心虛;我擔心沒有用盡全力,遇見失敗時,我還有所懊悔。

我擔心,我的腳步,連失敗的領悟都追不上。當挫折要給我啟示時,我的程度能不能理解它?

我沒有跑得特別快,我只是一直在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