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東北五州的總統初選結果出爐,勝利在望的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蕊重申她的性別平權內閣主張:組建一個平權內閣,因為這符合美國人口的性別比例,而且她想要傾聽更多元的聲音。從北歐、加拿大到美國,平權內閣已經成為國際的趨勢,那麼台灣新政府的性別平權下一步,在哪裡?(同場加映:

當美國第一位女總統勝利在望


photo credit: Keith Kissel, C,C @flickr

美國東北五州的總統初選結果揭曉,民主黨的希拉蕊贏得四州的黨代表票,讓她獲得的票數再一次大幅超越對手桑德斯。

距離提名門檻只差兩百餘票的成果,讓希拉蕊顯得勝利在望。因此,她曾提出的政見:「內閣閣員男女比例將與全美性別比一致」,又再一次成為焦點。

希拉蕊在接受訪問時,再一次重申閣員半數為女性的承諾:「我將建立一個美式團隊,國內女性人口有 50%,所以未來無論是的副手或內閣,抑或是白宮內的工作人員,我都會廣泛使用這一套,因為我是位喜歡聽取不同的觀點的人。」(延伸閱讀:

希拉蕊所謂「聽取不同觀點」的說法其來有自,聯合國的研究指出:只有當女性議員達到一定比例時,才可能產生反映女性關注議題的法案。由此可見,「性別平權內閣」的訴求並不是出於「男人可以,女人也可以」的意氣之爭,而是為了讓世界上將近一半的、且大多數時間處於弱勢的人口有一個為自己發聲的機會。

台灣的內閣性別比令人失望

在世界矚目美國是否能選出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美國總統的同時,台灣的第一位女性總統已經由準閣揆推出幾波內閣人事名單。

相較於「女總統」誕生之時,引發各界「性別更為平等」的熱切迴響,這幾波內閣人事顯然使得社會大眾對平權內閣的熱烈盼望稍稍冷卻。

婦女新知針對內閣名單發表聲明,認為這張名單「沒進步就先退步」,因為女性閣員比例目前只有 13.3% ,與史上最低比例江宜樺內閣並駕齊驅,甚至比男性總統當政時的比例還低。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主席前陣子表示,不需要稱呼「女總統」時,才是真正的性別平等。然而,作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似乎無法迴避外界對她更重視女性權益、更提升女性地位的期待。(推薦閱讀:

那麼,成功組成平權內閣的其他國家,又是怎麼做的呢?

成功組成平權內閣的國家:加拿大、法國、義大利、瑞典

法國、義大利和瑞典都曾經組成性別平權內閣,近來最受矚目的則是 2015 年成功組閣的加拿大。自詡為女性主義者的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新組成的內閣不但有一半的成員是女性,同時,她們主管的政務也突破了既定印象中與女性較為相關的政府部門,包括衛生部長、勞工就業部長和司法部長,都由女性議員擔任。


photo credit: Renegade98, C,C @flickr

特魯多的作為提醒我們,不僅要期待人數上持平的平權內閣,進入內閣中的女性部長負責什麼樣的事務,也是需要注意的重點。(你會喜歡:

如果在任命女性閣員時,刻意迴避了刻板印象上比較陽剛、強硬的部門,那麼這樣的平權內閣,也許反而是在鞏固既有的性別刻板印象。

德國的內閣就是一個很好的反例。雖然尚未達到平權內閣的標準,但梅克爾 2013 年組閣時,首次任命了女性國防部長馮德萊恩。而馮德萊恩就任之後,提出的第一個政策就是更加考慮德國軍人的家庭需求,包括在軍營中設立幼兒園,以及分配駐地時考慮家庭等。

如果有人好奇為什麼一個政府需要女性閣員,馮德萊恩的作為正說明了,「穿裙子」的國防部長,可以為一個歷史悠久的政府部門帶了新的可能性。

選出了女總統,然後呢?

當我們選出一位女性總統,並熱切期盼性別平等徹底在內閣成員組成上實踐時,有一種聲音會希望我們反思:當我們期待女總統就要任用女閣員時,我們是不是也再一次強調了性別差異?

然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如此解釋他平權內閣的理念:

這是給加拿大女性一個訊息:「你對這個世界很重要,你必須超越老男人們所建立起的網絡。」


來源

職業天花板的理論已經告訴我們,女性之所以難以擔任高階主管,往往是因為缺乏男性之間所建立的人脈和信任感。而雪柔桑德伯格在她的著作《挺身而進》中也指出,女性不被期待表現聰明、出色、耀眼,因此缺乏站出來讓大家注意的勇氣。(同場加映:

突破舊有格局,是需要用一點力氣的。如果同為女性的總統,都無法拔擢一定比例的女性閣員,突破女性作為輔佐角色、或者處理軟性事務的既定印象的話,期待一位男性總統去考慮到這個層面,不是更加困難嗎?

更何況,從馮德萊恩的例子可以知道,女性閣員不但是性別平等的成果,對整個國家的發展也有所幫助。因為不同生長背景、擔任不同角色的人,能夠思考的面向多半不同。

而當加拿大的男性總理選出 15 位女閣員時,或許也提示了我們,不但要期待女總統的平權內閣,對於將來可能的男性總統,我們也不應該放鬆要求。(延伸閱讀:

至於,「用人唯賢,不應該考慮性別」的反對聲浪,德國綠黨領袖梅伊已經強而有力地反駁了:「這是雙重標準,從來沒有人因為男性部長的性別質疑他們的才幹」

難道台灣各界的女性人才,選不出足以勝任一半內閣的人數嗎?我們相信這是不可能的,那麼,為什麼即使由女性總統領導的新內閣,任用的女閣員仍然如此稀少?

優秀的台灣女人,妳們在哪裡?

除了質疑「新政府怎麼不選女閣員」之外,我們可以再更進一步思考的是,想到能幹的女性政治家,你會想到誰?如果我們可以想到的女政治家屈指可數,那麼是不是整個社會結構對於女政治家並不友善,使得她們的政見或政績不容易受到重視,或者沒有良好的升遷管道?

想一想,我們上次注意到女政治家的新聞內容是什麼?是她的質詢內容?還是她的短裙和交友狀況?(你會喜歡:

提到短裙,並不是在嘲諷過去的新聞,而是當我們注意到立委的短裙時,是不是顯示出我們對政治人物有一個既定的印象?或許是西裝筆挺、嚴肅正經,或許是不苟言笑、口若懸河,當我們覺得穿短裙的立委「不像政治人物」時,或許正在再一次強調了政治人物典型的陽剛印象。

我們已經習慣了舊政治的運作模式和整體形象,所以,當既有的格局終於被打破,看似有一些鬆動時,令人期待的並不只是「非關性別」的中性社會,而是更多元的、能夠容納陰性特質的內閣群像。

或許有一天,我們能看到一位穿著小碎花洋裝上台的國防部長呢!

平權內閣之後

正如婦女新知在聲明中提出的:「閣員任一性別比例不低於三分之一,閣員本身應具多元族群階層背景,籌組一個具有性別意識、有能力回應台灣社會各階層女性及多元性別、不同族群的福利需求及權利呼聲的內閣。」

性別平等不應該是唯一的目標,除了平權內閣之外,我們還應該期待不同身份、背景、族群、階層的多元化內閣。

女性爭取權益的漫長路途中,從來不只是女性自己的事。因此,女性除了關注性別議題以外,也可以再花一點心力關心、幫助那些和自己不同背景、不同族群、在乎不同議題的人們。

加拿大走到平權內閣,花了一百年。台灣又需要多久,才能成為一個更平等的國家呢?作為台灣人,我們一起督促政府,不要讓這一天延遲太久吧!(推薦給你:


性別平權,需要每一位大女子。5/28 ,我們相約市府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