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到了,你還在害怕自己是剩下來的那個嗎?剩,不是不要的,而是你選擇對自己誠實。敬女人、敬迷惘生活、敬我們可歌可泣的青春(延伸閱讀:

不知道是否是從小教育的問題,總是有人告訴你「剩下來的是不好的。」就像一顆結實纍纍的果樹,首先被摘去的是賣像好青色的果實,接下來是已經紅潤立即可以食用的果子,最終只剩下不好看或是被蟲蛀過的果實留在樹上,最終等樹枝再也承受不了它的重量,等到它自己從樹上掉下來變成爛掉的果實。

感覺女人也是一樣,最美好的時光總是在十七八歲,終於擺脫了青春期歪掉的模樣,女性的特徵慢慢的從髮間透露出來,青春的愛戀藏在小說裡,臉上粉嫩的紅潤完全不用腮紅妝點,就能自信而美麗。

二十多歲是體驗生活最多元的時光,穿上了高跟鞋進入了職場,身邊燈紅紫綠的花花世界正在向自己招手,總有人試探著你是否單身,而你也更勇於嘗試愛情。

三十多歲一腳踏進了初老,好像經歷了人生一半的巔峰,吃過了無數的喜宴,談了幾段無疾而終的愛情,不再相信天荒地老的誓言,卻很明白自己什麼不要。

回不去青春歲月,眼看著自己就要從果樹上掉下來,然後沒有人接著,心裡擔憂的不知是何去向,身邊陪你長大的那群人一個一個走進禮堂,成了家,有了房,而你還在三十年的舊公寓,心想會不會爛掉了,都沒有人理,看著你長大的老父母煮著你愛吃的那碗粥,口裡念著該找的人嫁,長輩們無心把你送給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卻只覺得人要一段婚姻才算完整,像你這樣一直掛在樹上,會不會最終就一個人生活了。

曾經不覺得自己會是剩下來的,我十七八歲青春美麗,還收過抽屜裡的情書百封,二十多歲也有追求者在樓下等我,送來早餐咖啡,二十多歲有個穩定的交往對向,以為愛情最終會化成婚姻的殿堂,我會變成穿上圍裙的家庭主婦,人們眼中的我聰明美麗,總是為他人著想,不該是剩下來的那個。

「小明結婚,那個戴眼鏡不起眼的女生。」學生時就是一個膽小懦弱的她,從來沒談過戀愛,突然一天就踏入婚姻。

「阿許談戀愛十年,分手不到三個月就結婚了。」認識多年的同事阿許一直愛著初戀情人阿標,結果阿標移情別戀,阿許一氣之下找了阿標的好友結婚。

「安妮到國外碰到一個男生,一見鍾情就跟他走了。」旅行遇到的阿偉,說起之前旅伴快四十歲安妮在異國被拐進禮堂的故事,整個津津有味。

說來說去,怎麼沒有人說剩下來人的故事呢?難道剩下來的人都在等著公主王子來拯救她們,不再掛在樹上被人嫌棄嗎?

以前很怕自己是剩下來的人,所以很惶恐三十歲前嫁不出去就會變成敗犬,也很怕在親戚朋友面前提起此事,一點都不想被人當動物園裡面的剩下來明星,所以走了一趟旅行,當然也幻想著會不會在旅途找到一個把自己撿走的人,事實上所謂的豔遇大部分都是糟糕的厭遇,心想汲汲營營把自己推銷出去前,我到底要的是什麼?

婚姻的生活真的是我要的嗎?兒女成群的生活真的是我要的嗎?進禮堂拍婚紗宴客真的是我要的嗎?

或許十七八歲的我會期待穿上白紗的模樣,二十幾歲參加好友的婚禮會為她們的幸福感到落淚,但三十多歲的我才搞懂剩下來的並沒有什麼不好,你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你可以說走就走的旅行,你可以做任何單身可以做的事情,你只需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同場加映:剩女?只是太誠實無法對自己說謊罷了

當然身邊還是許多人會為你著急,開始不停的用一些話來刺激你。

「越老就越找不到好對象。」
「年紀大生小孩太辛苦了,帶小孩也會很累。」
「將來你老了誰照顧你。」
「不要再挑了,找個合適的對象就結婚吧!」

說真的,以前還會為這些話煩心,最怕傳進父母的耳裡,又讓她們擔心,感覺剩下來的讓她們不光榮,肯定是家裡的兒女有什麼精神問題。

但這些年離婚的多,婚姻失和的也多,婚姻失敗把家中搞得雞犬不寧的案例也不少,看看家裡那個剩下來的,似乎也不再像過去這麼擔心煩憂,每天都看的到,也都念的到,不管是嫁出去跟不嫁出去,都會一樣煩惱。

剩下來的我,也嘗試過戀愛,但不適合就馬上決定分開,不想為婚姻兩個字蹉跎彼此的人生。

剩下來的我,認真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旅行、演講、分享一刻也不得閒,就是要好好的把握人生精采的時光。

剩下來的我,也期待下一次戀愛,能遇到談得來的人真的不容易,能相處的人更難,有了一定要好好珍惜對方。

剩下來的我,日子過得很輕鬆簡單,可以做夢也可以發呆,所有的精采都是我,所有的崩潰也是我,能擁有完整又成熟的自己。

剩下來的,並不是不好。剩下來的,即使掉到地上爛掉,也會成為土壤的養分,孕育更美好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