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幾歲,你正要脫去穿了十幾年的學生外衣,終於要成為一個社會新鮮人。作者 N1 從二十歲到三十歲的兩次畢業典禮,領略到你能去你想去的地方,雖然這之間你會有許多迷惘與不安,你會害怕自己不夠優秀,寫給每個人初踏社會的「第一步」,讓我們一起來讀讀給畢業生的一封信。(推薦閱讀:寫一封信給即將畢業的你:缺乏經驗,就是最珍貴的禮物

親愛的 2016 年畢業生,老學姊今天要講一個很久很久以前大學畢業典禮當天的真實故事。

15 年前大學畢業的時候,在場的多數人都自認這屆畢業生一定會很不同,因為我們這群人見證了臺灣第一次政權的輪替,跨過了千禧年的蟲蟲危機,是貨真價實所謂新世紀台灣的第一屆大學畢業生。當年我代表畢業生致詞,在學士服裡,雖然大家都看不見,還是慎重穿上白襯衫黑長褲。

同時,還穿了一雙黑色方頭麂皮半筒高跟的靴子。那天的半筒靴跟大約有十公分吧。我認為自己個子不高,所以擔心人家看不見我。穿上這雙鞋子,可以比較突出一點,即使辛苦,我也認為值得。典禮時間頗長,不僅要在隊伍裡依序被授獎還要站著致詞,等到中午和友人共同用餐慶祝時,小腿已經酸到不行,腳板腫脹,必須得把鞋子脫下來。我光著腳,在友人的機車後座上。

後來出了社會,朋友好像也真的各自在人生裡轟轟烈烈了幾年。或快或慢,很多人在靠近 30 歲時,慢慢穩定下來。我不是那種談戀愛很厲害或事業心很強的人,其實也就是一路這樣小打小鬧的跟著眾人來到 30 歲,不是不願意穩定,或許是緣分未到,或許是覺得還可以改變甚麼,那年我終於準備好要出國念書。

也因為這樣,15 年後,又再次以畢業生的身分參加博士學位的畢業典禮。博士袍和學士服大不相同,各校博士袍各有自己的特色。根據家裡妹妹的形容,博士袍穿上身,嚴肅古板的嚇人。

博士班畢業典禮當天,我穿了一雙咖啡色的皮鞋,這鞋穿了幾年,不算太新,但款式中規中矩,露出來不會太奇怪。正式場合我還蠻常穿這雙鞋的。更重要的是它好走好穿。畢業典禮當天,畢業生要提早一個半小時排隊,與教授合照,然後逛校園巡禮,又因為是博士學位,所以會依序唱名上台,由指導教授幫畢業生加兜帽(hooding ceremony)。大半天的典禮下來,腳倒是還好,沒有特別的不適。

好像就都是這樣,初出大學校門時,覺得自己很厲害,神采飛揚,未來無限寬廣。但是卻又特別擔心別人沒有辦法注意到自己。所以就算是勉強,也要穿上高跟的鞋子,好讓別人遠遠就可以瞧見。確實,那幾年我聽過不少故事,每段都精彩萬分,甚至好像不戲劇化一點,對不起所謂剛出社會的青春。(同場加映:給應屆畢業生的一封信:先跨出第一步,別老是想一次攻頂

過了 30 歲,人的心態發展到了更成熟的階段,與其吆喝著一群人像以前一樣夜遊夜唱,在大街上騎車吹風。三十歲的我們好像更喜歡坐著聊天,互相安慰打氣。就算聚在某人的家裡,吃鹹酥雞看世足賽,鬼混到深夜,也是更靜態的活動。大學剛畢業的人,聽起來或許匪夷所思,覺得這樣的 30 歲好遜,但容我倚老賣老的說,有一天可能妳也會享受靜下心來和朋友捧一杯茶專心聊天的美好。

有些人喊出口號 Thirty is new twenty,現在的 30 歲是新的 20 歲。不,30 歲當然不是 20 歲,相信這的可不太妙。難道現在的 20 歲是 10 歲多的孩子嗎?應該不是吧。20 歲應該也要好好的過生活,我更相信想要在 30 歲成為怎樣的人,要在 20 歲間好好預備自己。(推薦閱讀:好像理所當然應該幸福的三十歲

在發展心理學上,30 歲之前的通常被稱為年輕人,過了 30 歲則被視為更成熟的個體。而對於成熟的判斷,常見的標準有三項:能負擔行為的後果、能做獨立的決定以及能夠經濟獨立自主。這三個就是 20 初頭的人可以在 30 歲前練習的目標。過程也許不一定都是順利,但那些還在年輕人階段的磕磕絆絆是必然,都是為了要訓練自己成為更成熟的人,以預備 30 歲後的挑戰。這是成長,慢慢就會體悟。就算真的比別人慢一點,也沒有關係。

流星花園裏面,藤堂靜對杉菜說「每個女生都應該有一雙好鞋,一雙好的鞋子會把你帶到你想去的地方。」這句話 15 年後,我學到了。

好鞋不是貴的那雙,而是適合自己腳型的那雙。實用的好穿好走,走得更長更遠,能夠看到更大更寬廣的世界,比當下能否被別人一時地看見更為重要。不僅對自己的選擇更有信心,重要的是現在開不開心,舒不舒服。人生不一定都要轟轟烈烈從頭到尾,有人是燦開的煙火,有人選擇舒心的過日子。穩健踏實,就算跟別人不一樣,有沒有用自己的力量走出自己的路,或許才更重要。

祝所有 2016 的畢業生,20 有 20 的痛快和精彩,到了 30,也能夠自然享受 30 的美好與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