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瑩雪拉肩帶事件後,網路上出現了「死異男之亂」,我們開始談論性別中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男孩覺得被打臉、女孩更憤恨不平。我們的敵人到底是誰?聽聽 Begonia 說,性別平權,是為了所有人而努力,我們應該成為戰友,而非敵人。(同場加映:

拉肩帶事件導致我的臉書和噗浪上同時出現了「死異男之亂」,很多男生覺得憤恨不平、被誤會、被地圖砲誤傷、很委屈。我覺得這和「男人也是父權社會受害者啊」這句話是同一個邏輯,他們真正想說的是:

「又不是我,幹嘛罵我!」

意思是,我沒有壓迫女性啊,每次跟女友吵架都是我讓她喔。我也沒有罵誰母豬啊,我還滿性別友善的啊,我知道自己是「異男」而不是「男人」啊,很多人連這個都沒意識到咧。

我想引用男友說過的話:「每個異男都覺得自己是『好異男』,因為他們心目中還有更爛的,所以被罵『死異男』的時候都覺得很委屈。因此要先讓他們意識到『原來被地圖砲打中這麼難過』,他們才會明白很多女生每天都被地圖砲擊中的憤怒。」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解釋這個心態。例如,318 運動的時候臉書上一片群情激奮沸沸揚揚,這時有種人會默默覺得受傷:不是 9.2,但也不去立法院的人。被罵政治冷感,心中只有小確幸,關心範圍不超過身旁五公尺的人。他們也許覺得「犯錯的人又不是我!22 k、油電雙漲、買不起房子什麼的,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只是沒有去參加太陽花運動而已,幹嘛罵我。」

我想很多人會說,因為政治就是這麼一個,你不理它,它來理你的東西。而性別政治也是一樣。當蘇美那一類的人在八卦版母豬母豬的暢所欲言,你不說話;當林雅強用開玩笑的語氣侃侃而談拉肩帶的時候,你也沈默。然而,當女性主義者反擊的時候,你卻跑出來說「幹嘛罵我」。(同場加映:

因為你讓厭女者為你代言啊。

我的意思並不是要合理化地圖砲攻擊,不是「哈哈哈被打中了吧你們男人全都活該」。而是想指出歧視言論的可怕就在於,無法代表全體男性的人一說出口,殺傷力依然很強、範圍很大,會勾起大部分女性被批評、騷擾與侵害的創傷記憶。

那麼,被攻擊誤傷而心有不甘的男人該怎麼辦?攻擊本就處於弱勢的女性其實無濟於事,只會讓情況更惡化,搞不好還有人會笑你搞錯敵人在哪。所以,這就是堂而皇之使用切割術的時機了!

如果不想被代言,又怕以異男位置論述稍有不慎會被女性主義者圍剿,那麼去留個言削弱厭女者們發聲的力量也好嘛。當然,生活很忙,不可能隨時留言打筆戰,那麼在日常生活中表明看法、制止惡意玩笑,臉書上轉貼你認同的文章,都很有幫助。(你會喜歡:

總之,就是要讓眾人知道你和厭女者不是一國,你也不認同他們的做法。我一直認為 Emma Watson 講“He for She”是有道理的,平權這種事,只靠單一性別是很難推動的,不如就先增加戰友吧(當然不是只講紅利不講義務的那種豬隊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