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主流大眾都會以為完美無缺的身體才是符合美的標準,但真的是如此嗎?殘酷兒,酷兒圈子裡的身障人士。他們可能同時受到社會上對於酷兒和身障人士兩種標籤的評價。而攝影師Jessica Rae要用一系列的照片,讓你認識殘酷兒們日常生活中所呈顯的不一樣的美。(同場加映:

譯者|易君珊

「相片」對我來說很具重要的意義。我一直很愛相片呈現的畫面。當妳/你拍照時,就是捕捉當下的那一時刻。不僅是捕捉到畫面,若夠仔細詳細觀察主角,也許還可以看到她/他們的感受。對我來說,身為一位身障者男性,攝影這媒介具備了真實的力量。

當我拍照時,我要讓這全世界的人都看見我坐在輪椅上,我很以此為榮,並且這就是我擁有的現實狀態。每當鏡頭喀擦的時刻,我要觀看者知道我的肢體障礙與我同在,不可被忽略。

我任職 Deliciously Disabled (秀色可餐身障人士)組織「障礙意識」的顧問,主要在酷兒圈推廣大家對身心障礙的理解,我總是很樂意當主角照相。我要讓殘酷兒的身影在酷兒媒體圈出現。

我愛死這當主角的機會,原因是

(1) 我超愛大家注視我 (這沒什麼好羞愧的,對吧?)

(2) 我終於可以看見我自己。(同場加映:

過去好多年,我經常在自己身處的社群中感到是隱形的,我跪求、甚至是用張牙舞爪的姿態來爭取我的身影被呈現,能夠讓我的社群夥伴注意到我。

這些照片可以幫我改變這樣的狀態,也讓其他和我有相似經驗的人知道自己存在的美好。我慢慢習慣當模特兒,單獨與攝影師進行拍照,讓我和我的障礙在鏡頭前閃閃發光。當妳/你是房間唯一一個性感、擺著坐姿的身障男人,立馬就化身模特兒,這對我來說是如此自然。最近,我有一個和另一位模特兒合作的機會。被專業攝影師雇用當模特兒 (哎,我就是沽名釣譽的小婊子啦) 的超級興奮情緒一過,內心其實是很害怕的。

我當下擔心的是我的身體:不知道另一位模特兒對我特殊的身體會不會感到不舒服。我的身體豐潤圓弧,同時帶著疤痕滿滿、扭曲又時而痙攣的肉身坐在輪椅上。我開始擔心,在他身旁相較之下,我的身體能看嗎?我想像他應該是性感又有魅力,我很認真覺得自己不可能像他那般美味。相機一定會捕捉他美麗的身體,但所有的鏡頭只會見到我的殘缺。我開始質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真的可以完成這工作。(同場加映:

那天終於來到了。頭幾張照片是我的獨照,滿好玩的、也很輕鬆簡單。攝影師讓我感到很自在,我微笑,也哈哈大笑。結束後,該是我和男模特兒合照的時刻了。我很期待,因為他人好好,真是個超級甜心,但我也感受自己內心的自我懷疑。我們兩人都脫光了衣服,在鏡頭前擺好姿勢。一開始,我不敢移動,我要他做主導;我記得,不管當下我擺什麼姿勢,都要確保我的身障不會讓他分心。我躺在這小鮮肉模特兒身旁,我竟然沒辦法好好地當正宗的障礙者,就好好癱倒在他腿下?(自嘲) 慢慢地,我們較適應彼此後,我覺得好高興和他一起當模特兒。

我向他說明我的身障,跟他分享什麼叫做「秀色可餐身障人士。」他握著我痙攣抽蓄抖動的手,用嘴巴和鼻子貼在我身障身體這塊畫布上描繪出我的線條,然後發現我的身體打破的是刻板印象的模具。當鏡頭在我們周圍喀嚓喀嚓作響,我感到一股美好在我身上蔓延開來。讓我無法不展現微笑,因為我知道照片洗出來後,一定捕捉了很重要的畫面。

這些畫面可以讓眾人們看到兩個外型相當不同的男人,一位是所謂的「健全人」,一位不是,但兩人一起愉悅地躺在一起。這些畫面呈現不管是什麼模樣的男人身型,皆是美麗的創作品。(延伸閱讀:

最後,如果妳/你仔細看這些影像,也許會察覺到當下我的心情:我好開心在另一位男人面前秀出我自己、我的真實面,更開心的是,他真的看到的是我圓滾滾的殘。酷。兒模樣。

彩色攝影,偏為冷調性的影像。女性攝影師用移位輔具協助 Andrew 移位到鋪有白色床單的床上。可見藍色的吊具包覆著 Andrew 內彎的手肘和光溜溜的身體,他的雙腳遺露在外,左腳上綁著尿袋,臉上充滿笑容

Andrew 躺在枕頭上面對鏡頭嶄露笑容

黑白影像。Andrew 和 Chad 裸身躺在床上,Chad 在他左側上方,手搭在 Andrew 的右肩膀上笑眯緊了雙眼

黑白影像。兩位模特兒躺在床上含情脈脈看著對方,Andrew 的手呈現握拳樣。 Chad 躺在 Andrew 胸上,畫面呈現彼此的滿足感

彩色攝影,偏為冷調性的影像。兩人裸上身,穿黑褲,躺在床上相偎,Andrew 張開為僵硬的手指頭,手掌與 Chad 握拳的手交會

黑白影像。兩位男模特兒的頭部和胸上近距離寫真。兩人皆有留鬍子,可見身上茂密的體毛

黑白影像。Andrew 全身赤裸,和只穿黑色內褲的 Chad 躺在床上。Andrew 的導尿管接著陰莖,連接到腿上的尿袋。背景可見稍微零亂的棉被與床單。

黑白影像。Chad 一手捧著Andrew的頭,一邊親吻 Andrew 的額頭,兩人胸部緊密接觸。

黑白影像。Chad 戴上秀色可餐身障人士的帽子,側躺在全身赤裸的 Andrew 右方,手臂橫跨 Andrew 胸口,兩人交談中。

彩色攝影,偏為冷調性的影像。Chad 手拉 Andrew 胸前戴的皮革裝飾物,兩人臉部緊密交會。鏡頭前方 Andrew 手指捲曲的手掌模糊焦距。可見Andrew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有濃密的毛髮。

兩人身上都帶著彩色的刺青 與上圖同款姿勢,鏡頭前方有秀色可餐身障人士的帽子,可見 Andrew 在這張照片的表情猙獰,也許是在享受刺激。Chad 露出滿意的微笑

黑白影像。兩位模特兒合照,可見 Andrew 與他的輪椅。兩人露出喜悅的表情

彩色攝影,偏為冷調性的影像。Andrew 赤裸坐在輪椅上的獨照,他將鴨舌帽往一邊戴頭上,輪椅的遙控器正好擋住他陰莖。他面對鏡頭展現笑容。

雜誌頁面的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