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認識蔡宜樺是透過 蔡宜樺 - 小花紐約大冒險,透過她平白直敘的文字紀錄下她在國外闖蕩的點滴。有趣的是,小花的模特兒照片總是專業到難以親近,但她的文字與影片卻是深刻與平凡,渾身散發讓人想靠近的爽朗。一起聽聽她的分享,看見在紐約模特兒圈的冒險故事!(同場加映:

那天,外頭飄著微微的雨滴,兩點半一到,一位高個戴著帽子的女孩出現在門口,不疾不徐的與我握手問好,她低沉又有磁性的聲音,聽不出對於陌生環境的疑慮,反倒是像來到朋友家一般的自在。一小時的時光,我們從她踏進模特兒的第一步,聊到她對於未來的想像。

談起她初踏入模特兒界,可以算是個意外,也可以說是命中注定。在大學時接觸到模特兒走秀,以為這行業就是上台耍耍酷,但當真正將模特兒視為工作時,她才知道自己要學的可多著呢!她笑著說,剛開始總喜歡擺一些特殊的姿勢,像是叉腰、扭曲著肢體等等,現在學會了如何控制身軀,自然地擺放四肢,透過眼神、表情傳遞出肢體做不到的訊息。

靜下來,傾聽你的心,你會知道你要的是什麼!

關於小花如何認定模特兒作為她未來的發展,這過程總令人好奇,小花說明自己也曾經對於未來毫無方向,是一直到 20 歲時,心裡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明確,決定要為未來衝刺,開始早睡早起為未來做準備。這樣的轉變背後的原因小花也說不上來,「或許我們都該適時傾聽自己的聲音,學習在獨處中發現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在獨處的過程中,她慢跑、她騎腳踏車,她仔細回顧過去的生活,發現自己漸漸愛上這個行業,便義無反顧的投入這行業。在快畢業時,便開始規劃未來,並動身前往外國追夢。一開始,她什麼方向也沒有,憑著一股衝勁,一封信一封信的寫,寄給巴黎、米蘭、倫敦的廣告公司,她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衝就對了!」,而很幸運的,在巴黎獲得了工作機會,更在日後有機會到紐約發展,對小花來說,這像是夢一般令人不可置信。(同場加映:

生命不總是完美,往好的看,就能重拾勇氣

在紐約當模特兒,看似光鮮亮麗,但其實也有不少不為人知的苦,要足以應付紐約高水準的物價生活,就是一個大問題。特別是在廣告界,薪水通常都要等三個月後才能領取,有時甚至是一年後,對於剛到紐約生活的小花,無疑是個大難題。

小花苦笑了一番說:「其實我也搞不清楚我是怎麼活下來的,可能是因為我很狗屎運吧!」當我再進一步詢問,模特兒界是否有些很難以接受的潛規則時,小花露出迷茫的神情,似乎不懂我在說什麼,停頓了一會兒說:「我想應該是吸引力法則吧?只要努力去想好的事情,就會遠離所謂的『潛規則』了!」小花倒也不是不知道所謂的行規,只是她選擇不去執著於評價,而是追隨心中的那把尺,活得自在。

「是你的,就會是你的!」小花靦腆的笑著。

在這樣高度經濟壓力下,小花常常一天要跑三四個試鏡。關於在每個不同視鏡間的角色轉換,相較於刻意的偽裝自己去迎合廠商,小花反倒認為應該一以貫之,保持最真實的樣貌。

「你永遠都要知道你是誰,試鏡只有短短 30 秒,不當自己太浪費了。」

其實試鏡和生活中與人相處沒什麼不同,無論怎麼樣都會有人不喜歡你,唯一的出口就是當做好自己、保持獨特的態度,當這個面試官和你看對眼了,就會要你了,其他的就不用強求。

當我仍在思考時,小花富有磁性的聲音又傳來:「我們不應該為了面試而不停轉換自己、討好別人,那樣只會迷失自我。」仔細想想,當在面試或是接觸人群時,我們不也都想要偽裝成適合的人,卻終究迷失了自我,當在不畏懼他人眼光,勇於做自己時,卻又意外的獲得了他人的喜愛。(同場加映:

「沒有他們就沒有我,我們是那麼樣的渺小,而團隊是那樣的巨大」

今年是小花從事模特兒的第五年,慢慢熟悉模特兒的生態,除了拍照、擺姿勢的技巧更加熟練,同時心中也多了份謙卑。這並不表示小花是位有大頭症、不知天高地厚的模特兒,而是在和各個團隊合作間下,她明白一件好的作品,功勞絕對不會是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團隊,常常有時會沈浸於拍攝的過程中,而忘了自身的角色,等整個拍攝完成後,才抽離回歸自我。

她轉身看著背後的牆,興奮地邊指邊說:「對啦!就是這一句『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我被小花豐富的肢體語言逗得哈哈大笑,這句話來自於心照不宣的共識,以及對於自我的謙卑。

「在紐約的工作團隊中,每一個人的角色都是很重要的,設計師會詢問模特兒服裝的穿搭是否滿意,在拍攝後,攝影師也會和模特兒討論如何呈現得更好。」小花很感謝能有這樣的團隊,讓她能在過程中,不斷增進自我的能力,包括服裝品味、攝影角度方面的知識,全方位的吸收資訊進而內化成養分。

接受拒絕,不是你不夠好,只是你們不那麼適合

相較於台灣的模特兒產業,多半是廠商直接指定模特兒,在紐約因為市場大、競爭也激烈,一年要跑一千多個面試,甚至更多也不太意外。也正因為如此,面試無下文是家常便飯。談到小花被拒絕的經驗時,她傻笑了一番說:「如果要在模特兒界長期發展的話,我猜,應該要和我一樣健忘比較好!被拒絕的 case 太多了,記得也沒用。」她突然用像是要昭告天下般的注視著我的雙眼,說:「當模特兒的第一步,就是要學著被拒絕。錄不錄取,常常是很主觀的問題,而不是你不夠好。」我心中納悶著,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小花表示,自己也不是一開始就那麼看得開,而是慢慢的學會如何轉換視角。「一直到這幾年,我才漸漸抽離模特兒的視角,認真的去觀察我所在的大環境。」有人認為,亞洲女性在歐美模特兒界應該比較不吃香,小花倒是不這麼認為,「吃不吃香,都是自己去定義的,換著角度想,你就是佔有優勢。」(推薦閱讀:

亞洲人雖然在先天上的身形較西方人來的矮小,但是在同年齡層的面容中,卻總是顯得比西方人年輕。我不解的問小花,這算是優勢嗎?她睜大眼說,是啊!因為時尚界講求新意,在新面孔中通常會希望找到剛入行的新血,亞洲人看起來都很年輕,自然也佔了某部分的優勢!


(圖片來源:蔡宜樺 - 小花紐約大冒險


(圖片來源:蔡宜樺 - 小花紐約大冒險

我漸漸明白小花說的接受與看開,既不是全盤接受他人的評論,更不是充耳不聞。而是學會換位思考,找到值得你去學習的地方,發現自己的優勢。

「我希望能把我所學的,分享給更多勇敢追夢的朋友。」

在小花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有自定的目標,對於未來的想像,小花表示她還沒有定案,但她很喜歡能幫助到更多勇敢追尋模特兒夢的朋友,與大家分享她的經歷。她鼓勵對於模特兒有夢想的朋友,「不要想太多,做了就知道了!」她瞇起雙眼笑著,又突然歪了個頭說:「但是也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太多的事啦,還是要開心!」

在小花身上我看到了,奮不顧身就衝到紐約圓夢的勇氣,也看到了面對生活挫折的泰然哲學,比起抱怨困境,她更習慣的是看到事物的光明面,並鼓舞自己變得更好。或許我們都應該讓學會接受自己的樣貌,好的、壞的都好,重要的是當個最真實的自己,並學會接受他人的拒絕以及異樣的眼光。讓我們一起做自己,並朝相信的事物去努力吧!(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