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證明和沒有落紅的初夜感傷,是電影最令人痛心的時刻。是家庭、抑或是社會企圖保護少女們,要他們潔白乾淨?要他們情慾不踰矩。青春是自由的,我們如何反抗傳統社會的束縛,活出自己的模樣?(同場加映:

如果青春是一首詩,《少女離家記》訴說的青春,便是一首濕漉漉、充滿藩籬的詩,在高唱自由平等的現代社會裡,《少女離家記》刻畫的像是過去禁錮的封建時代,身為一個少女,妳擁有的並非自由戀愛的歡愉青春,而是一首變調的詩,強迫妳丟失自己,僅為符合保守的社會風氣。

《少女離家記》以五位少女的青春展開故事,在波光粼粼的蔚藍大海上,與同樣散發強烈賀爾蒙的男孩們潑水嬉戲,這樣的舉動青春洋溢,是再平凡不過的青春樣貌,洋溢著不羈與優雅,但回家以後,因為在海邊嬉戲的事被鄰居看見告知了五位少女的奶奶,因此被嚴厲處罰,說著這樣的舉動是多麼淫蕩、不檢點、不適宜,少女們僅是遭受了挨打,一面問著:「為什麼?我們做錯了些什麼?」

大人們說著:「如果妳們的青春被玷汙了一點錯誤,妳們將一輩子嫁不出去」,因此五位少女們開啟了一連串的家事訓練,整個家就好像一座「新娘工廠」,學會做菜、學習縫紉、學著如何作一位端莊賢淑的女人,為的是能夠「乾乾淨淨」的成為一個完美的新嫁娘,甚至需要到醫院檢查證明自己並沒有因為浪蕩的行為,失去處女的身分,這說起來是多麼荒謬與不合理。(延伸閱讀:看見女性生理器官的兩種失去 : 親密的文字與割禮儀式

《少女離家記》裡描繪的少女有些安於接受命運安排,有些不願就這麼被命運擺渡,因此選擇了自己所愛,即便需要在夜晚時偷偷摸摸的爬出平時緊閉的窗,只為與愛人會上一面也在所不惜,追求著愛,追尋自由,假使有任何人逼迫自己嫁給不愛之人,我便大聲尖叫,電影裡的少女宋妮這麼做了,在命運之前她選擇了大聲尖叫,為了自己一輩子的幸福爭取,因此她順利地與內心所愛的男孩結婚了,離開充滿藩籬的「新娘工廠」,成為了至少還能與所愛之人相守的新娘。

但五位少女並非和宋妮同樣幸運,相反地,她們就像是穿在身上的大便色衣服一般,本該是笑容最燦爛的青春時刻,她們被迫在保守社會的枷鎖之下過活,越想逃,家中的藩籬便一次比一次築的更高,逃不出的是保守的社會,被迫穿上端莊的大便色衣服,就連家門都不被允許踏出一步,少女們不願向命運低頭的眼淚卻仍然被忽視。

大人們甚至說著:「當年我出嫁時,連丈夫的樣貌都沒見過,可感情是能培養的,結婚後生活在一起,感情便會自然的因為相處而擁有了,我可以,妳也可以的。」

真的可以嗎?假使愛是這麼容易,青春是這麼卑身委屈,所謂的青春,又怎麼能令人到老回首時,仍願頻頻回想?

處女證明和沒有落紅的初夜感傷,是本部電影最令人痛心的時刻,好似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妳得保有那一層薄薄的膜,才能證明自己正正當當的存在,妳不踰矩、妳謹守本分,因此妳得以嫁人,偏偏嫁的這位男人,或許從沒見過,也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但旁人都說,這些都能夠培養,妳能夠安心出嫁,便是妳這一輩子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了,這是一位成功女人的象徵。(推薦閱讀:

《少女離家記》的少女們,渴望離開的並非僅僅是那個高架藩籬與圍牆的家,在那個家裡,所有不符合「完美女人」的東西都應該要消失,避免因為有了那些東西,在成為新嫁娘前有任何事件得以讓人說三道四,《少女離家記》裡的少女,真正希望逃脫的是無謂的束縛,要的不僅僅是看一場球賽歡呼擁抱時的快樂,而是擁有選擇權的人生,變調的青春使人發愁,看似陽光灑落的青春,在這群少女的心中卻是傷害,若是在命運安排下低頭接受,換來的會是迎向多麼可悲的人生?但社會的價值觀,說來沉重地令人害怕,選擇與不選擇,都有著相異的未來。

女人,在這個社會上,究竟需要多少選擇權?片中提到了只有那些女權主義者會不斷高頌專屬於女人的特權,但坐在戲院裡觀影的你我,恐怕都明瞭,《少女離家記》說著過分束縛與傾斜的失意青春,但暗指的卻是連談論平權都顯得過分的怪異社會,青春從來就不該是一首五音不全的詩歌,哀愁而痛心,賠了笑容,也賠了真實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