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與女人迷聯手企劃的【為你點歌】系列,我們希望有個地方,讓你存放記憶,讓你想起一首歌,讓我們為你點播一首歌。上一回,John Mayer 的歌裡有遠距離的心情,這一回用王菲與陳奕迅的〈因為愛情〉召喚依然相信永遠的自己。(同場加映:

他那天尷尬地拿紙箱上樓,把他的衣物默默的放進紙箱裡面的時候,我一度覺得好不寫實。這樣熟悉的背影、這樣細膩的雙手,把衣物書籍都整齊地擺放,卻同時也說過,要幫那個女人整理房間;那說過「永遠」愛我的嘴巴,卻可能同時吻過那女人的下巴。那時總覺得,自己怎麼會相信一個滿嘴永遠的男人?

在遭遇被背叛的感覺後,一直非常糾結自己該怎麼學會「相信」這件事。好多次猶豫著想原諒他也放過自己,但又擔心如果就這樣原諒了,那我賠掉的愛要如何拿回來?

直到某天聽到這首歌。

「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我決定原諒自己「想原諒對方的心情」。是阿,因為愛情,那般的美好確實曾經存在過,也許在唱不出那樣的美妙,但是愛依然在,就沒有所謂的「浪費了美好青春」那般的崩潰……

「因為愛情,簡單的生長,依然隨時可以為你放光」

每次想到這段故事,心裡依然劇痛萬分,依然為當時崩潰的自己感到心疼,有時也會懷疑自己「原諒」的決定是否是太過軟弱的表現,但是,這首歌會讓我記起當時的美好,肯定自己選擇原諒對方也是一種對自己的好,因為愛情,依然簡單的生長。(同場加映:

謝謝你的文字,「理論」與「實務」並陳,總讓我覺得自己的認同不那麼盲從,哈哈,也透過你的文字,瞭解很多心理學的知識,當它不只是學理的知識,而是一種會「感覺被觸動」的知識。也謝謝女人迷,一直以來無止盡的溫暖,讓不論處於什麼狀態的自己,總是能在這裡找到一個擁抱、療癒的角落。

Yoyo

給Yoyo:

「因為愛情,怎麼會有滄桑,所以我們還是年輕的模樣。」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在激情消退或感情逝去之後,我們常常都會忘記,當初的彼此是如何熱烈地相愛著的,是如何,可以為了見彼此一面輾轉難眠,可以為了等一通電話盯著手機。在遭受痛心疾首的背叛之後,我們也常常忘了,當年彼此是如何悉心地替對方犧牲,是如何在爭執過後,仍然擁抱彼此。(推薦給你:

如同你所提到的,在離開愛情的幽暗日子裡,我們常常因為忘記過去的愛情是如何生長,眼眶裡面填滿憤怒和悲傷,看不見曾經幸福的模樣。畢竟,背叛是如此劇痛萬分,豈能有辦法地轉身?

「真正的原諒,是讓傷害在心裡面停下來。」一個朋友曾跟我這樣說。可是放下是多麼困難的事情阿!要去原諒一個曾經傷害自己這麼深的人,很多想法會像魚群一樣蜂擁而上(Fincham、Paleari與Regalia,2002;王韋琇、王智弘,2015;王慧琦,2010):

如果我就這樣原諒了,會不會他過去欠我的,就此無法討回來了?

如果我忘了這樣的生氣,會不會又再重蹈覆轍?

如果我選擇寬恕,那是不是代表我太懦弱、不敢爭也不敢恨?

當身邊的人都要你原諒的時候,你自己要記得,原諒只是一種選擇。你也可以選擇目前先不原諒他,但你可以試著接納,做了這個決定的自己。其實,原諒是一條永遠也走不完的路(Enright、Fitzgibbons,2008),當一個人傷害了你,那傷害所遺留下來的東西,往往需要花時間去沈澱、去整理,有時甚至在你快躺進棺材的時候才突然憶起,當年的憤恨不平是多麼地幼稚、有趣。(同場加映:

「因為愛情,在哪個地方,依然還有人在那裡遊盪,人來人往。」

每次有人問我說,要怎麼樣才知道自己走出一段感情了?我總是回答:當你願意笑著感謝,那時曾經相愛的彼此,那就是走出來的開始(李亭萱,2012)。當我們想起以前的美好,像是影片重播一樣,想起那時候的兩人是多麼年輕多麼傻,愛到世界都崩塌也不怕,但又不去企盼這樣的幸福可以延續,轉而希望彼此都能有更適合的相遇,這樣的一種穩定的豁然,也讓我們用不同的姿態開始,走接下來屬於自己的人生(羅子琦、賴念華,2010)。

偶爾,難過到無法走下去的時候,還是可以想起當年相愛的兩人所在的那個地方,依然還有人迴盪,那對年輕的戀人,依然堅定看著現在的自己。或許,光是憑藉著這樣的想像,再辛苦的日子也甘願為自己放光。(推薦給你:

海苔熊

 

如果你也想讓海苔熊分享並解讀你的故事,請填以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