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週六日吳奇隆與劉詩詩的峇里島婚禮,你彷彿也在臉書上全程參與了。這場婚禮上有個不時被拿出來嚼舌根的名字——馬雅舒,新聞上塑造她為婚姻的叛逃者,你又怎麼看待這一段名為「錯誤的過去」?(延伸閱讀:

四爺若曦大喜前前後後,臉書一度被洗版,彷彿全台灣人民都飛到峇里島參加了這場「真愛婚禮」。


(圖片來源:來源

所有人都在關注幸福畫面時,一則大陸網媒文章〈吳奇隆劉詩詩大婚最傷心的女人是她〉提到:「粉絲都瘋狂的吶喊劉詩詩是最幸福的,嫁給四爺吳奇隆絕對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但是曾經嫁給過的女人呢?她是不是還會有這樣的感慨?一定不會有的!也許這個傷心的女人你是知道,她就是吳奇隆的前妻馬雅舒!」

婚禮當日,她以前妻身份上了微博熱搜關鍵字,馬雅舒這個名字跟隨醜聞被丟上了吳奇隆與劉詩詩的婚禮紅毯上。

吳奇隆致詞「曾埋怨老天對自己不好,但是我現在知道,老天把最好的留給我。」一句也讓人捕風捉影到了馬雅舒頭上。媒體清算「前妻」之罪。第一罪狀、炫富:指馬雅舒曾在節目上炫耀 5.31克拉鑽戒;第二罪狀、貪財:數落離婚後女方要大筆贍養費;第三罪狀、花心:指馬雅舒劈腿外國男友。

我不禁想,在一場真愛婚禮裡,我們是否需要「錯的人」來佐證,彰顯這段關係的「正確與絕對」,以及意外被拖進婚禮週邊被媒體販賣的「馬雅舒」,這個象徵「錯的關係」的名字,背後是否框架了婚姻的關係流動。(推薦你看:

正典妻子的為難:做一個值得被認真對待的女人?

讓我好奇的並不是真相,而是媒體與網友共同操作的「真愛」想像。

「揮別錯的,終於遇到對的」
「謝謝馬雅舒成全劉詩詩。」
「如果離婚了,多夢幻的婚禮都是一場空,婚禮是一天,人生是一輩子....想想之前的前妻吧!」

我們恭喜吳奇隆同時,把錯誤歸咎在那個活該的女人。此時成為眾矢之的前妻,背後藏著的念頭仍是一個不合乎理想的妻子、不在婚嫁期待下守婦道的女人形象,以及離婚等於失敗的人生。

結婚不是為了離婚,但也絕對不會是為了不幸。感情有外人看不清的錯綜複雜,如何歸類分明的對錯。

是誰讓女人在婚姻裡步步為營?世上無數個前妻,拖曳比男人更沈重的包袱。就像新聞用「偉大男人」表揚修杰楷娶了賈靜雯,就像媒體以愛慕虛榮、劈腿異國戀的指責將馬雅舒推向「一個沒那麼值得認真對待的女人」。(同場加映:

相較之下,這些特質很少用來指向生理男性,我們不會說一個女人嫁給離婚男子很偉大,男性劈腿比女性劈腿更容易被原諒(或許可以看向千夫所指的伊能靜)。社會鞭撻我們做一個「正典妻子」,一旦女人的慾望流溢出閨房、一旦她踰矩溫良恭儉讓,就會被編列入冷宮。

真愛的絕對契約:婚姻裡步履維艱的人們

所謂的真愛,在這場高雅白淨的婚禮裡對比著昔日「劈腿負心」的馬雅舒。所有人恭喜吳奇隆終於要得到真愛同時,馬雅舒像是一個萬惡卻必要的存在。就像一部戲裡總要有壞人,才顯得「主角」得來幸福的結局多不容易。(推薦你看:


(圖片來源:來源

我們在看別人的婚禮,就像在看一部八點檔,拍手叫好,自行設定了此刻的主角。當事人都不願再多提的過去,我們輕易歸納一句那是一段「錯的」關係。

什麼是對的婚姻?或許我們都很期待,第一次下注,就能賭對整局。可是我們都可能第一次結婚,第一次學會愛他人的生命,第一次活這個人生,失誤、犯錯、後悔,都應該能被原諒,甚至能被祝福。我沒結過婚,很難想像婚姻裡的柴米油鹽,但倒是很喜歡《非誠勿擾》裡一句話「婚姻怎麼選都是錯的,長久的婚姻就是將錯就錯。」

我們嚮往一段關係,或許不真是海島婚禮、 5.31克拉鑽戒,而是最俗氣的,有個人理解你,安安靜靜地走。

看這場真愛婚禮,我心裡又對婚姻多了幾分懼怕,婚姻好像一種從屬契約,一旦我們交換戒指,就表示願意拋棄自由意志。我們以婚嫁為單一路徑盼望「成為最幸福的女人」,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丈夫、妻子,做一個討好的女婿媳婦,我們會剪去參差不齊的過去,縫合一段名為真愛的婚禮。(延伸閱讀:在還沒有把握幸福之前,我們不結婚好嗎?

正因為婚姻在人們的眼中必須完美,所以婚姻裡的人,才步履維艱。

江湖上,一笑不能泯恩仇。難的不是交過一手的過客,而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