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期待未來,性別不再必然延伸出刻板的性別教條,我們不再只能因為性別而去相識或相愛,我們期待一個性別更多元的世界。聽聽作者 Avross Hsiao 對性別多元世界的反思,在性別多元以前,我們該如何跟渴望「性別認同」的族群對話?(同場思考:

我長期以來致力提倡性別多元,不論是透過研究非男非女的生理性徵,荷爾蒙對第二性徵的作用,或是藉由強調社會建構論對社會性別的影響,我試著提出許多證據證明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都不是單純用二分法就能解釋的領域。

在兩性刻板印象持續被解構,性別二元論逐漸被撻伐的趨勢下,性別多元和性別流動似乎是較具有前瞻性和發展性的主張。現階段有越來越多贊成性別多元的論調,強調性別不重要,不要讓性別定義我是誰,也不要讓性別框架侷限了自己。(推薦閱讀:不被男女二分框架束縛!泰國憲法承認第三性

我們強調愛情裡沒有性別,只有靈魂;我們崇尚婚姻裡沒有性別,只有承諾;我們渴望職業裡沒有性別,只有才能;我們堅持家庭裡沒有性別,只有合作。

跳脫性別框架是件好事嗎?

大體而言,性別被批判成了一個無意義的枷鎖,好像性別是個待掙脫的標籤,是固守的窠臼,沒有價值可言。英國國會女性及平等事務委員會的主任委員 Maria Miller 更主張護照、駕照和任何官方文件都不應該標示性別,因為說到底,性別根本不重要。

性別二元之所以會被解構,是有賴於女性主義強調性別二元是社會規範所建構的產物,生理性別因為社會二元性別的宰制而被套牢。就多數人的理解,生理性別二元論是事實,但社會性別二元論則不是。但麻煩的是,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難以切割,無法輕易脫鉤處理。

性別真的不重要嗎?

一旦主張性別多元,往往最後就會走向性別不重要的結論,但事實上對某些人來說,尤其是對性別感到混淆的人來說,性別才是最重要的。(推薦閱讀:跨性別模特兒,傾聽身體的聲音

那些對於性別感到混淆的少數人,究竟是對生理性別還是社會性別感到混淆,旁人無法得知,而這些性別難民也因為無法順應於任何一個制式的性別標準,因而感到孤獨,甚至無法面對自己。這些性少數在社會的壓力下,奮力地找尋自我,不論是透過變性、變裝,還是變換身分,為的是尋覓一個可以隸屬的性別類別,才能不被看成異類,找到歸屬感。對性少數來說,性別不重要嗎?不,性別不僅重要,而且還是最重要的。

身為主張性平的我們,怎麼能說性別不重要?性少數費盡心思爭取到他們所能歸屬的性別類別,我們怎能高喊護照、駕照和官方文件都不要列出,一舉剝奪他們的性別表示權?(推薦閱讀:哈佛啟用性別代名詞政策!性別欄不再只是選擇題

流動的是語言,不是性別

找到適合自己的性別其實沒有什麼理性的邏輯,無關公平或平等,因為性別的感受是主觀的,不是客觀的。生理特徵(生理性別)是事實,但一個人怎麼看待自己的生理特徵卻是主觀的,如何展現自我也是主觀的。性別說穿了,有時候只是「代名詞」一回事,該用哪個性別代名詞,該用哪個性別類別稱呼,該用哪個性別稱謂,才是性少數最在乎的事。

性別真的是多元且流動的嗎?事實上,流動的是語言,不是性別。

不只性別,我們更需要性別代名詞

性別代名詞之所以在性別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是因為性別需要透過代名詞來展現身分的認同。性別代名詞,即語言本身是流動的,所以性別自然也就會是流動的。

語言是人們默示願意遵守的客觀制式規則,或者也可說是不得不遵守的共通規則,但語言的內容難免趨於主觀,聽聞者的感受更是主觀。當主觀的意識嘗試抵抗制式的客觀規則,甚至凌駕於上,這時就會發生性別混淆,或者可說是性別代名詞的混淆。

在性別裡迷路,讓人孤獨

性少數之所以感到孤獨、被排擠,無法融入,有可能正是因為性別流動的存在。因為性別流動讓性別沒有固定的標準,性別流動挑戰語言和性別代名詞的客觀規則。只要性少數沒有被承認的一天,沒有被「冠上」像樣的代名詞和性別類別以前,性少數就如漂流於大海的孤兒,隨時都可能因為社會的跨性別恐懼症溺水而死。

跳脫性別框架一定是件好事嗎?

以數量來說,其實大多數人都能順利適性於性別二元的架構,雖然可能偶有感到不滿或不公,但對於性別二元多還是頗為自在。

如前述所說,目前性別多元是較具有前瞻性和發展性的主張,性別多元可以被發展成一種生活態度,甚至是個性的表現,但提倡性別多元是否會對既有性別二元架構所建構的秩序造成威脅?如果對甫發展性別認同的學齡孩童教導性別多元的概念,雖是以反歧視性少數之目的,減少性少數孩童被霸凌的可能,但會不會反造成少數凌駕多數,性別二元的思想反成了禁忌?學齡孩童需要藉由學習榜樣來發展自我認同,特定或制式的模範有其必要,若在此階段對所有的孩童鼓勵性別多元,會不會反讓孩童不知所措、無所適從?(推薦閱讀:溫柔剛毅不分性別,做你最喜歡的自己!

性別多元的教育,不一定適合所有人

如果想勇敢地跳脫性別框架,那必須要先清楚知道將來的走向、去處,甚至是歸屬。不然在性別裡迷了路,會非常無助、孤獨。

性別多元和性別二元其實可以並存

性別的問題不在於既有的二元架構,只要多數人可以接受,其實沒有解構的必要。真正的問題在於社會壓抑二元架構以外的可能,限制個人自由選擇性別和性向的發展。

我們不需要特別提倡性別多元,也不需要特別抵抗性別二元,只要在性別二元架構間留點空間給性別多元發展,人人各取所需,或許才是個雙贏的做法。(推薦閱讀:性別二元以外的真實世界:懷抱差異讓世界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