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後,作者 N1 與我們分享「以新人為主角」的婚禮。聽起來似乎不難,但是反觀台灣婚禮習俗,婚禮常常是一場新人不被重視、服務長輩的形式。以新人為中心,會不會更接近「愛」的意義呢?(推薦閱讀:

婚禮前參加社交活動,和一位美國女士閒談,在注意到我的訂婚戒,道聲恭喜後,話題導向婚禮籌備的進度。我說我正在修改論文,新郎在歐洲工作,忙碌於籌備婚禮的主要是新郎的媽媽。這位女士聽完後馬上驚呼,You gave your mother-in-law too much power too quickly(可以翻譯為,你太快讓新郎的媽媽掌權了)。 

籌備婚禮,說穿了不僅是不同價值觀折衝的過程,其實也隱含著誰的意見最重要的權力關係。美式婚禮可能出現的歇斯底里和爭執,和臺灣婚禮不會相差多少。只是對於不一樣安排的觀察,可以理解不同文化中人與人的關係和定位。(延伸閱讀:美式婚禮筆記:婚禮蛋糕,愛是最重要的小事

女方家庭扮演主導地位

首先,美式婚禮多半由女方家長負擔費用,所以女方家比較居於主導地位。男方家人則比較是參與的角色,傳統上僅負擔彩排晚餐(rehearsal dinner)和酒錢(如果有提供)。或許是這樣,場地的選擇通常都以靠近女方親友或新人共同居住的城市為主。由此可以推知,女方親友有非常強大的主場優勢,甚至可以單獨決定婚禮的基調。有些男方父母,得到了婚禮前一天的彩排才會知道布置和流程。(延伸閱讀:完美婚禮怎麼這麼難,寫給快樂籌備過程的心理學三招

以傳統的教堂或典禮式婚禮來說。賓客就座後,男儐相會引導雙方年長親友入場,男方的父母也需在典禮開始前就座。新娘通常由父親或母親牽進會場交給新郎。若是教會婚宴,傳統上由牧師或新娘的父親來負責感謝的飯前禱告。這些小細節,反映的是女方家庭明顯扮演更為吃重的角色。這或許不僅是尊重女方家庭,也可能是因為他們通常是結帳的人。我有些朋友整場婚禮由新人籌畫,自行負擔費用,在這樣的婚禮上,雙方的父母就更像是賓客的角色。換言之,簡單說就是出錢的最大。


(圖片來源:來源

婚禮團(Wedding Party)居然意外的重要

美式婚禮中,除了新郎新娘和男女雙方家長,由伴郎伴娘組成的婚禮團(Wedding party),有其非常特殊的文化性。伴郎和伴娘一般是對稱的數字,幾位伴郎就搭配幾位伴娘。首席伴郎和首席伴娘通常由新郎新娘最好的朋友或手足擔任,這可不是輕鬆的走秀工作。相反地,責任非常重大。

在婚禮籌備期,他們要負責以耳語(現在當然都是電子郵件),通知親友們,新人在哪裡註冊了婚禮禮物,並號招好友分別為新郎新娘舉辦單身派對。婚禮進行中,除了要協助新人外,也得準備婚禮致詞。

美式婚禮的致詞,通常在用餐後。和臺灣婚禮一般由德高望重,但不見得認識新人的長輩致詞不同。首席伴郎和首席伴娘是當然致詞者,然後也許搭配一兩位雙方至親。因此致詞的內容,通常都以我怎麼認識新郎(娘)為主。既然是朋友間的致詞,多半集中在介紹新人個性和彼此之間發生過的趣事。(延伸閱讀:不可不喝的婚禮敬酒


每段致詞結束,大家都會舉杯祝福新人

美式電影常以新人如何歷經千辛萬苦尋找伴郎或伴娘作為有趣的搞笑橋段。我想最大的原因除了責任,還有擔任婚禮團不僅需要出力,也要出錢。婚禮團所穿的正式禮服,一般由伴郎和伴娘自費,婚禮前一天,他們就得到婚禮所在地彩排,旅館機票都是費用。還得負責籌畫單身派對,並確保賓主盡歡。這雖然是榮譽職但也真的是友誼大考驗阿。

手足也要來參一腳

新郎和新娘的兄弟姊妹在婚禮中常常也都會有角色。一般來說,兄弟姊妹通常都會放在婚禮團。可是美國人並沒有像臺灣一樣經歷過兩個孩子恰恰好的宣導階段。許多人有四五個兄弟姊妹也是稀鬆平常。有時確實不太可能全部都邀請擔任婚禮團。我有個女朋友,有四個姊妹。但她又不想婚禮團過於龐大,所以僅邀請了一位擔任伴娘。據說她的媽媽還因此感到非常沮喪,覺得自己沒有把孩子教好,彼此間感情不夠融洽,所以才只有一個姊妹在婚禮有被安排到。她最後採用常見的變通方式就是把其他姊妹分別安排在典禮中朗讀祝福的句子或致詞。

新人為主的概念

美式婚禮比較強調「新人」為主。例如,在臺灣的喜宴,新人跟雙方父母共同坐在主桌,上菜的次序是主桌優先。但是在美式婚禮,取菜的優先次序是新人,婚禮團,然後是雙方的父母,最後是其他賓客。

另外,婚禮結束後,臺灣的新人會站在會場外送客,感謝客人來參加今日的喜宴。美式婚禮則是由客人到會場外,以不同的形式(仙女棒、紙花或者吹泡泡等),來歡送新人。然後女方親友(我的例子當然就是新郎的家人)得留在會場負責收拾善後。對於這種新人拍拍屁股走人的方式,我一開始也感到很不可思議,但後來就是入境隨俗。畢竟是新郎的媽媽堅持她要留下來收東西,不需要我們幫忙。

籌備的過程中,我再次深刻感受儀式和習俗是文化的演練。英文單字裡面固然沒有嫁娶的差異,但美國女生婚後通常會冠上夫姓,所以從屬關係還是有的,或許更傳統也說不定。婚禮中能夠更尊重女方家庭,或許也反映男方家庭真心感謝對方把這個珍愛的女兒交給新郎繼續看顧。除此之外,我受不同文化的影響,對於非常強調新人中心的婚禮,不是不贊成,但確實有些不適應。當我和美國朋友分享,臺式婚禮非常尊親的傳統時,很多人也提供很正向的回饋。

然而就像證婚牧師提醒的,不管婚禮的形式是怎樣。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交換誓詞時,不需要想著要大聲到讓眾人都聽到,重要的是彼此有沒有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