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三八婦女節這天,作者 N1 想討論這個節日之於女人的意義,究竟「寵愛自己」是否能賦權女性?你怎麼想廣告販賣下的的女人節呢?N1 也提出了〈她們的故事:女性資優學生的成長〉研究,反觀真實活著的這些女人。一起看看這些女性迫切需要的賦權不用物質滿足自己,而是更平等安全的生存環境。(同場加映:

從小就討厭3月8日。因為我以為之所以定3月8日為婦女節,是因為女性較為三八。三八是常常拿來罵人不莊重,不正經,莽撞不得體,上不了臺面的貶意詞。所以每到這天都會特別不好意思,覺得隱隱受到羞辱。後來才知道誤會大了,這日其實是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外國人那知道甚麼是中文的三八,不過是湊巧而以。只是老黃梅戲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把梁山伯的書僮取名叫做四九,大概就不是湊巧,而是可疑的有意為之。


(圖片截圖至 Google 搜尋引擎)

3月8日在所謂臺灣版日曆上目前被稱為婦女節,紀念但不放假,但是4月4日則和兒童節合併放假一日,理由之一竟然是兒童單獨放假一日乏人照顧。所以3月8日被稱為婦女節。而4月4日則被稱之為婦幼節。比較這幾個名字其實很有趣。特別是臺灣版獨創的4/4婦幼節,與其說是個好紀念,其實卻加深,婦孺同流的刻板印象。

在婦幼節的概念上,女性是要被保護的弱者,不如男性,只能和幼童放在一起,同時必須要照顧幼童。另外,婦這個字有代表已婚妻子的涵意,婦女一般稱年長的結婚女性。

概念上,把 women 被翻成婦女,讓已經成年的未婚女性,在所謂婦女節或婦幼節中難以找到自己的定位。畢竟婚姻本來就只是生命中眾多事情之一而已。

其實,國際女人節早期發展緣由主要是平權的思想,認為女性和男性一樣都應該有完整的受教權、工作權和投票權。因此除了特殊女性的軼聞趣事,我想分享過去幾十年臺灣對於學習表現傑出女性的整體發展研究。

臺灣的教室裡,不乏有在成長歷程中學習表現優秀傑出的女孩,也許是數理也許是文史類科,也許是藝文類的舞蹈和音樂。身為教育研究者,不免要問那這些女孩長大以後在哪裡,她們又過得如何呢?臺灣師大郭靜姿教授2007年主持的一項國家型研究案(她們的故事:女性資優學生的成長)其實就在試圖幫這個問題找答案。研究團隊根據教育資料庫的資料,聯繫了將近6千名在高中階段表現優秀傑出的成年女性,得到約2500名的回覆。參與研究的女性當時年齡介在22-35歲間。幾個有趣的發現如下(完整研究期刊,女性資優在哪裡?):

1.這些學習表現優秀的女孩,成年後當參與研究時,幾乎人人都已經取得了大學學歷,隨著年齡比例增加,陸續取得碩博士學位。其中大約有10%人在國外,多半正在就學與就業。

2. 這些被認定是高中階段學習表現優秀的女性,長大後和其他人相似,隨著年齡的增加,結婚比例逐漸提升。但是30歲以上仍有近四成單身,且五成以上較為晚婚。和全體女性的平均結婚年齡相比,大約晚三年左右。

3. 這些學習表現優秀的女性,除了較晚婚,生育子女的情形也偏少。

4.就業狀況,高比例為受雇者。偏學術研究型工作型態,有高比例為受雇者(研究人員)並不令人意外。但才能為藝術和美術類的有六到七成的女性,自行創業,不過比較遺憾的是研究也發現這類型中,有較高的待業比例。

4.最讓人遺憾的發現是,不論專長是在哪一個領域,都有近七成以上的女性,認為自己的潛能沒有完全發揮或僅有小部分發揮。

這個研究案裡的女性,在世代上的身分是所謂的五年級後段到六年級後段。七八年級生對這些議題的現況或許又有不同。然而,從媒體,從網站上,職涯發展、浪漫關係和生子仍然都是今日女性或關心女性者注意的焦點。

報告裡,研究者的最後結論指出,女性通常要身兼多重角色,同時關切工作、家庭和子女,這些都可能會影響她們的生涯規劃,甚至降低自己的生涯需求。如果女性在環境中能有支持者提供專業女性的角色示範,協助她們,將有助她們在各種生命角色中,充分發揮她們的能力。

而我除了持續探究關心這些議題。也真想問問當初參加這個研究案裡的那些女性,這幾年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在一個更平權的工作環境裡被好好的尊重對待?有沒有在這樣一個高壓力的社會中,發展出更健康的各種支持關係,不僅是伴侶的還有友情的還有親情的關係。更重要的是,我好想知道她們後來有沒有更好地機緣得以發展自己的才能。

我確實無緣訪問到她們,但我希望她們都過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