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民進黨立委余宛如提出改善親職環境提案遭酸,與 Selina 與老公阿忠劃下結婚句點之後,他人的人生我們無從置喙,我們終究無法全盤明白他們的故事,但我們依然可以藉機想想自己的人生。我們期待著哪一天,女人無需為了渴望成為的樣子抱歉;我們期待著哪一天,選擇能夠真正的更自由開闊。(同場加映:【性別你來說】你認為,目前台灣與亞洲的親職環境夠友善了嗎?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可以不一樣的那一個。」她說,抿抿嘴唇。

「婆媳問題、家庭分工、小孩子的學費、結婚後激情的消退、房價一直漲還有還不完的貸款等等,這些我都明白,以為只要有足夠的溝通、那新的挑戰,兩個人一起努力,這些困難就可以克服。但真正走到今天,才發現再堅強,我們也只是滄海一粟。當一個女人選擇進入家庭,等同於選擇一種無限的犧牲。」她接著說,在場其他的女人,投以一種同理的眼神。

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墳墓嗎?

 

我跟阿中決定要離婚了婚姻是需要兩個人的努力我們坦誠面對彼此也坦誠面對自己我們都做得不夠我沒有扮演好一個賢妻的角色婚後的我依舊享受我的工作專注於我的事業也因此我忽略了經營婚姻與維持一個家需要相對的時間與付出我成...

Posted by 任家萱 Selina on Friday, 4 March 2016

 

不論是帶孩子上立法院上班,還是 Selina 與阿中在鎂光燈下的婚姻畫下句點,我們都不得不去面對一個重要的問題:「什麼是我們對婚姻的想像?」

有一次到護校演講,我問大家說,如果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麼為什麼還要選擇進入婚姻裡?我記得有一次一個女孩舉手說:「老師你很笨耶,雖然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如果不結婚的話,你連墳墓都沒有!」然後全場哄堂大笑。

不過,年少的他們大概不知道,女人嫁過去之後,是不可以葬在自己家裡的;他們大概也不知道,逢年過節雖然祭拜的是先生家裡面的祖先,可是張羅飯菜的卻是自己;他們更不會知道,一個女人要進入另外一個家庭,需要花多少的心力去調適。

換句話說,與其用「墳墓」兩個字來概括婚後生活,不如去思考,當激情褪去之後,我們要面對的是什麼?角色的轉換、親職與工作的平衡、上老下小的撫養⋯⋯雖然還沒入土,但其實也累到吃土。(同場加映:

童話期待的破滅

在一次與熟齡女子們聚會的場合中,我又重新談到了婚姻與墳墓這個問題。 「等到真正走進來,才發現『靠!真的是墳墓!』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朋友 Lisa 說。

「唉,算了吧,結婚這麼多年,我的棺材都已經買好了!」另一個朋友 Jean 搭腔。

「或許,應該這麼說。身為一個女人,過了三十歲以後,你似乎只有有限的兩種選擇:進入家庭,或者維持單身,然後逢年過節就要忍受家人朋友奇怪的眼光。」Lisa 回應。(推薦閱讀:

「其實結婚之後過年回家也沒有比較好,第一年回去如果沒有孩子,長輩還會客氣地問你什麼時候準備要生?第二年如果還沒有,就會發現你媽在包包裡面放了一包藥,說她朋友的女兒吃這個很有效⋯⋯,生小孩明明是兩個人的事,但生不出來的時候並不會怪男人的老二,而會怪你的肚子。」Grace 接著說,「而且生孩子還不夠,重點是要生男的!」

從小反覆看著迪士尼卡通,睡前聽過王子公主故事的妳,儘管經過許多年現實與情場的打擊,心裡還是相信自己的這段感情,跟別人的有所不同。

三個台灣婚姻的真相

但有些時候,我們真正該接受的是,自己的婚姻和別人恐怕沒有太大的不同——下面是幾個研究上發現,華人婚姻典型的現象:

1.結婚之後婚姻滿意度會直線下滑,沒小孩的時候是最快樂的時候,有了第一個孩子開始陷入地獄,可是當這個孩子進入青少年階段,你就會發現先前的根本不算什麼⋯⋯而當這個惡魔長大離家、甚至組新的家庭時,你卻又開始會有一種失落的感覺⋯⋯人類真是一種矛盾的動物啊!

2.婚姻滿意度不好的夫妻,通常孩子教養的狀況也會很差,這是傳說中的「溢出效應 Spillover Effect」。不過我們的婚姻有個更特別的地方,至少有一群人雖然夫妻相處還不錯,但在教養小孩子方面有很大的衝突。

3.結婚之後,先生比預期做更少的家事,太太比預期做更多的家事。幾乎所有的研究的發現,不論是教養小孩、家務的分擔,妻子永遠是家裡面「難以逃離」的角色。關係不好的夫妻,丈夫會作比較少的家事、也比較少管教孩子——可是妻子還是要繼續做這些事情。(同場加映:

女人的辛苦在於,不論是否選擇進入家庭,都得去面對社會對你的期待。可是,在兩性平權的今天,我們有沒有可能給予婚姻與家庭,一個不同的想像?

可不可以選擇不要結婚?可不可以選擇結婚之後,不要有小孩?可不可以選擇一個,不是以異性戀主流價值觀組成的家庭?可不可以在這些選擇之後,還可以有喘息的空間,而不是揹負種種的壓力與長輩的碎唸?(同場加映:

給婚姻一點寬容的空間


圖片來源:Selina 粉絲專頁

面對 Selina 與阿中的選擇,我們不是當事人,自然沒有資格去評斷他們的決定是好是壞。但如果回到自己身上,當我們願意給婚姻一些寬容的空間,並不代表那些痛苦、壓力與調整不需要出現,而是我們也終於有機會,去看到一些珍貴的東西。

就像我的朋友 Mandy,長年以來來為婆媳關係所苦,婆婆管教孩子的方式和她差異實在太大了,尤其妯娌之間又會互相酸來酸去,幾次他都快被逼到憂鬱復發的邊緣。

可是前幾天,她的小兒子生日,許了三個願望:「第一個,我想要阿婆(奶奶)的手受傷可以趕快好;第二個,我想要媽媽可以不要這麼辛苦工作跟做家事;第三個,我想要阿婆和媽媽都可以快樂。」結果他還沒吹蠟燭,就弄得在場的兩個女人都感動得哭了。

據說從那天之後,婆婆對 Mandy 客氣了許多,Mandy 也才發現,在兒子心裡面,她們兩個都是很重要的人。

或許婚姻還有很多說不出的苦,或許女性在婚姻裡面往往要承擔更多預期以外的辛酸,但有時候,這些苦裡面,也藏著一些研究上面測量不出來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