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春蕤老師於 1994 年出版了《豪爽女人》一書,高喊「女人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關於性與情慾的討論,我們渴望理解更多。父權價值讓女人的性更珍貴,男人的性更浮濫,而我們要做的,其實是把情慾的選擇權交還給每個人手上。(同場加映:

每次談到情慾的話題,就會出現「女人的性慾望天生就是比男人少」或是「你看約炮軟體上女人多有利就知道了」,這樣的質疑。

在異性戀約炮軟體上,女人的確有利非常非常多(非常要乘以N次),顯示性別比嚴重失衡。這個失衡當然跟「父權」有關。因為父權價值使得女人的性珍貴、男人的性浮濫,所以產生失衡。為什麼這樣說?讓我先從人的需求開始講起。(同場加映:

父權價值讓女人的性珍貴,男人的性浮濫


(圖片來源:Hugo Chinaglia, CC @Flickr)

人類是社會動物,所有的選擇都有兩個部分。一個是自己內在的需求,一個是外在的社會影響。

每個人當然有慾望的多寡,跟吃飯的食量一樣,有些人一天五餐都不會飽、有些人不吃飯也很OK。但愛不愛吃飯真的只跟食量有關係嗎?如果兩個食量一樣的小孩,一個小孩從小就被說你盡量吃沒關係,另一個小孩只要想吃東西就被冷眼看待、被打、被說矮由你好噁心。

你會說這兩個小孩長大之後的食量差別,是他們自主的選擇嗎?我想不會。

在慾望的例子也一樣。女人在成長過程中,會不停經歷這個社會的馴化。家庭教育告訴我們不要展露自己的慾望,會被認為很隨便,以後找不到珍惜妳的人;教育用墮胎影片嚇我們說你不自制就會這樣;社會用八卦板或是蘋果日報這些媒體,不停的講約炮的女人就是破麻、被撿屍強暴都是活該;周遭的環境也告訴你做個女人,就是要學會保護自己。(推薦給你:

這一切下來會造成什麼?女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慾望是不好的東西。

如果小學就有性慾、想要自慰?天啊妳千萬不能跟別人說,不然妳就會被討厭、被覺得很噁心。極端一點的例子,還有女孩被發現自慰會被痛打。這些不是我們少數女人在講一些極端的悲慘例子,是雖然每個人被禁止的方式跟程度不一樣,但整體而言,我們都認知到社會是不鼓勵女人的情慾的。

性解放,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跟嘗試的權力

當然,沒有性慾或是性慾較少的女人絕對存在。我們要如何確認是自主守貞、無慾,還是只是不敢講?只有一個友善的環境才有可能做到這件事情。


(圖片來源:mallorymichelle, C,C @Flickr)

我高中的時候,寫過一部小說,講一個女孩的慾望。其實故事說的就是自己,就算我是個十七歲生日禮物會收到一大串彩色保險套的女孩,面對自己的情慾還是會害怕,被同學看出來小說在寫我自己還是會緊張。但我一直不遺餘力的在鼓吹(其實就是跟朋友嘴砲啦XD)約炮的價值,鼓吹女人的第一次他媽的沒什麼了不起,老娘想約就約。

講久了就不怕了。

我也有一些女生朋友,過往跟男友做愛都覺得她對這件事情沒啥興趣,我一直鐵齒的說,是她男友們都太爛。結果,約一次砲就上手。真的是男友們都太爛,玩咖厲害多了。

我們都很幸運的,身邊的朋友對這樣的想法非常友善,所以就越走越歪(ㄕㄨㄤˇ)了。我現在回想起來,很感謝這些朋友的鼓勵,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 只有在夠友善的環境底下,才有可能知道到底是真的沒興趣,還是被沒興趣了。

性解放不是每個人都要約炮才叫做解放,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跟嘗試的權力,沒有人可以批判他們的嘗試。(推薦閱讀:專訪周芷萱:女人很想要又怎樣?

男生不必然要聊打手槍,女生不必然要避談性事


(圖片來源:UNO &TOU, C,C @flickr)

回到開頭,為什麼說父權價值使得女人的性珍貴、男人的性浮濫,所以產生失衡?其實是被珍貴、被浮濫了,雖然這句話很不中文語法。因為上述這些故事,女人不敢約炮。而異性戀男人的性,又被很單一的看待。男人不外乎就是喜歡大奶、細腰、在家是蕩婦出外是貴婦的女人。而且是男人,就喜歡打炮,不喜歡的不是男人。(同場思考:公車、香爐、破麻?從污名化名詞看社會的「聖女」情結

所以父權價值把男人的性變得很廉價,女人的性變得很珍貴,自然在異性戀約炮軟體上就失衡了。我們需要一個對男人女人的性都友善的環境,就先從,不要硬要跟男生聊打手槍(我相信有些男人覺得這話題很煩)、也不要覺得女生就不能聊性事開始吧。

把每個人當成人看,去了解他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不管於公於私、在交往中或是在床上,才是尊重人的方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