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華森在 2014 #HeForShe 演講中問道:「如果不是我,那會是誰?如果不是現在,那會是什麼時候?」以性別洞察世界,不會是唯一選擇,但必須是其一途徑。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第一篇,我們由艾瑪華森談起。寫在#HeForShe 後、女權閱讀俱樂部,艾瑪華森更進一步深入與各女性主義學者交流對話。(推薦你看:

Emma Watson 成立女權閱讀俱樂部後,宣布息影一年。她聲稱這一年將花更多時間進修自己、專研女性主義閱讀。2月24日她在倫敦艾曼紐中心訪問女性主義作者 Gloria Steinem(葛洛利雅.史坦能),Gloria Steinem 的著作《My Life on the Road 》也同為 Emma Watson 女權閱讀俱樂部的第一個閱讀文本

兩位皆為性別平權領域舉足輕重的發聲人,在訪談過程中,兩人一度聊到《哈利波特》中的妙麗角色。Emma Watson 說以「妙麗」成名讓她在「自我認同」掙扎許久:「我曾花很長的時間嘗試讓自己不像妙麗,現在我接受這件事,我就是像妙麗啊,無需否認。」

日前 Emma Watson 與《Feminism is for Everybody》作者 Bell Hooks 對談時也分享她與妙麗曾經的矛盾:「大家很喜歡拿我跟妙麗比較,覺得我們兩個很像,但我以前不這麼認為,常常會在心裡覺得我一點都不像妙麗,我喜歡時尚、我比較酷⋯⋯等等。但後來發現確實我和她有很多共通點,所以就放棄掙扎了。」

Emma Watson 日前在《Porter》專訪中說自己已從少女妙麗角色,蛻變出來的「最真實的自我」。Emma Watson 不等於妙麗,但妙麗曾經是她活著的一部分。(推薦閱讀:

Emma Watson 接著討論對「自我認同」的轉變。她曾經討厭自己的粗眉,說道流行文化塑造女人「該有的樣子」讓人非常不安。

Gloria Steinem 回應:「女人的身體是容器而非裝飾品,我們該慶祝身體有不同的樣態、大小、形狀,我們身上的疤痕、皺痕與缺陷都是美麗的,它讓我們可以是誰。我希望每個女人今晚回家可以照鏡子,對著鏡子說大喊:天啊,真他媽的好極了!」

女人的身體是容器,乘載孕育了浩瀚力量。

Gloria Steinem 一席話,開闢了女人的望向自己的視野。今年 81 歲的 Gloria Steinem,幾乎通過了所有第二波女性主義的戰鬥。在法律還不允許悔婚、墮胎時,她都做過了一遍。至今,她還在跟體制戰鬥。

Gloria Steinem 與 Emma Watson ,一個引領60年代後期和70年代早期婦女解放運動,一個帶領男人一同走入這場平權運動。不論流派,開啟共同對話,這天,我們看見了女性主義攜手點亮的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