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衣櫥出發的身體革命!專訪衣櫥醫生賴庭荷,從實踐精準消費的減法美學開始,邀請你看見自己真實的身體樣態,擁抱自己。

風雨欲來,朗朗晴空不見一絲白雲。

電視新聞播報,台灣將迎來今夏最強西北颱,大台北人心惶惶,超市深夜排著長長人龍,預備颱風假。像斗大雨滴落在螞蟻窩,撞得成群結隊的日常事務失了節奏。

這場事先敲定的專訪,訂在強勁西北颱登陸當日,我跟另個編輯互敲著鍵盤,「颱風來了怎辦?」「不管了啦,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就上吧!」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門鈴響起,双子跟庭荷牽著手走進來,編輯夥伴介紹完自己,正打算介紹我,双子笑著擺手:「啊,我們見過呀!」

是呀!早在專訪前就見過她們,台北是個魔幻的地方,相遇的緣分,後來都兜在一起。衣櫥醫生賴庭荷,是我在台北住家的室友,楊双子——是她常對電話視訊,甜笑喊:「若慈!」——的女友。

這次女人迷七月專題,談身體與情慾,我們邀請庭荷與双子談同志伴侶間愛的形狀,也請庭荷以另個身份——衣櫥醫生,與我們聊聊「衣著」與「身體」。

衣櫥革命:精準消費,另種實踐減法生活的美學

記得剛搬到台北,庭荷甜笑跟我打招呼,說,叫她「大膽」就好。我露出狐疑的臉,「很大膽的那個大膽?」「對,這是我自己取的綽號,我希望大家叫我『大膽』,提醒我,大膽替自己做出決定的心情。」

台中長大,像許多遊子一般,第一次離家討生活,總向著最繁華的城市,做個台北夢。說她大膽,確實正確,還沒找到工作,在台北也沒什麼朋友可依靠,就到這城,先找個落腳地。好不容易開始的第一份工,從家務清潔開始,家人不解,要幫人家打掃,何必跑到台北?

她不解釋,埋著頭,清楚自己心裏的方向,這一路來,從環保萌生的初心,她一步步尋減少污染的解方。

從深入陌生人家整理環境,累積收納整理的能力,到一手創辦「衣櫥醫生」這個事業,陪伴顧客建立好的消費習慣,她的環保革命,從一個個衣櫃蔓延。

問她何時有創立衣櫥醫生的念頭,她頑皮大笑,「衣櫥醫生沒有那個 『啊,我們來做衣櫥醫生這件事好了』的 moment !其實,我自己是個很愛衣服的人,但又注重環保,但當大家談環保時尚時,既有的選項,就只有拒買,或買二手衣。對一般消費者來說,要突然改變消費習慣,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她定睛看著我,「所謂環保並不是一個行動,而是一個習慣。如果要成為習慣,必須讓它入門門檻減到最低。」庭荷俏皮地說,或許環保倡議者沒有注意到過高的門檻下面,還有芸芸眾生,而她,要入世,走入眾生之中。

自己就是個喜歡衣物,在乎穿搭的消費者,渴望兼具環保又時尚的消費者痛點,賴庭荷再清楚不過,「我想,在快時尚這洪流裡,沒有人是局外人,回頭看看你家裡的衣櫃,或許也都擠滿了你不需要且不會再穿的衣物,這實則是種浪費。但同時,我們又處在一個希望自己可對這社會做出一些改變的矛盾心態裡。」

有句話說,你做的每個選擇,都在為你的信念投票,但時尚與環保,不該,也不會永遠站在對立面,「我一直都是很喜歡衣服的人,我從 2015 年開始,發現每當我買了新衣服就有愧疚感,我的環保道德感會讓我不舒服,這讓我踏上尋找答案的路,逐漸變成提供服務的人。」

成為衣櫥醫生後,她始終在尋找答案的路上,「其實我自己的衣櫃裡也有快時尚的衣服,所以我覺得我們要重新定義快時尚,若消費者挑選衣物的態度是經思考,理解自己需求的,那這樣的選擇,能否推翻『快時尚衣物』的定義?」(推薦閱讀:衣物從生產到丟棄壽命只有 3.3 年!愛惜美衣的實際作法

賴庭荷口中說的環保,其實很貼近市井小民,關注環保的同時,不需捨棄你熱愛的事物。像她提過,環保就是種習慣。改變隨意揮霍、不經思考的消費習慣,就可以是種環保。就連追求變美、學習穿搭這件事,賴庭荷也一點一滴偷渡了環保的概念在裡頭,

「其實很多預約衣櫥醫生的顧客,他們根本沒想過,也不關心環保,預約我確實只是出於穿搭困擾。但在我幫助他們釐清自己的喜好,促使他們精準消費的同時,其實他們也無意間成為『做環保』的一份子。衣櫥醫生只是換句話說而已,我們提倡的,始終是種減法生活!」

滿足顧客需求,實踐了自己對環保信念,還在過程獲得成就感,這樣可喜可賀的雙贏局面裡,我問庭荷,對未來還有什麼期許?她說,「應該還是繼續推穿搭與整理的教育吧!對我來說,穿搭是種認識自己身體的過程。我希望自己可以走在最前線,透過衣櫥醫生的服務,實際進入消費端,給予顧客檢視衣櫥的服務,提供符合他們身形膚色的穿搭建議。讓顧客不會因為錯誤的了解,而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緊張,透過邏輯化的數據,邀請他們重新看待自己的身體。」為何是重新看待自己的身體呢?庭荷停頓了一秒,

「因為,有些人不是真的看見自己的身體樣貌,而是透過『想像』來看待自己的身體。」

身體與自我:你的想像,制約了你看見自己的美

或許你也有過這樣的經驗:他人左一句,你手臂太粗,挑選衣服時,你開始直接略過無袖衣物區;他人右一句,你大腿太壯,網路購物成了你的好戰友,陪你躲過試穿褲裝裙裝時,你假想他人射出的目光。

很多時候,我們對自己的認知,建立於他人的看法上,從未真實地傾聽自己,停下來,看清楚自己的身體樣態。這種活在想像中,感到極其痛苦的人們,庭荷不斷於工作中撞見,「我曾在工作過程中遇見一位顧客,在陪同採買穿搭的過程,我請他到試衣間去換衣服,而一等就等了非常久。他遲遲不肯從試衣間出來。等我請他出來後,講解過程,他始終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敢與我眼神交會。」

後來,庭荷與他坐下來聊天後,才知道他過去曾有因身體而被霸凌的經驗,周遭的人取笑他的身體,嘲弄他打扮自我是種作怪的行為,「最讓我感到難過的是,這位顧客跟我說,他走入試衣間時,遲遲不敢走出來,他赫然發現自己還在被過去制約,發現——他連追求美的權利,都不敢有。」

庭荷邊說,我邊看見她眼睛蒙上了薄霧,像窗外天氣,灰濛濛地大雨將至,「我也曾碰過客戶跟我說,他走在路上就會有不認識的人要他減肥,面對惡意,卻得裝作堅強,」說到這,她心疼的眼淚滑下來,「其實最可怕的並不是很明顯的歧視,最可怕是隱性的歧視,誰不知道要愛自己的身體,但當你不斷地被否定被惡意傷害,被社會定義出來的『標準尺碼』排除在外,愛自己的身體這件事,真的很難。」(推薦閱讀:專訪夢想練習曲顧問劉軒:愛自己不是自憐,而是自我疼惜

學著擁抱自己真實的體態,這件事跟愛自己一樣需要練習,我看著庭荷臉上殘留的淚痕問,她也曾不愛自己嗎?

「我當然也有不愛自己的時候,而且時常這樣覺得,但我沒有辦法協助他人愛自己,這是一個大議題。但我知道,每個無法跨過去的課題,都是一個鑰匙,如果不面對,它就會以各種形式出現在你生命裡,跨過去,會有所成長。」

接納自我身體這件事,也是庭荷曾需跨過的課題,「懂得跟身體共處以後,我發現我的身材並不是我的主要價值,當我擁有思想與專業後,這副皮囊,成了一種附加價值。我接納自己身體的方式,就是接受它原本的樣態,不恐懼改變,也不厭惡它的現況。可以很自在放鬆地跟它共處。當然,有時我還是會有希望身體更結實的念頭,但我不會因此厭惡現在的身體,如果不喜歡,那就試著努力改變它。」

我問,可不可以說,身體並不能定義你的價值呢?她想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好勵志喔,但我不會否定這句話。」

我覺得一個人的價值,是從你相信自己的身體、相信自己的選擇時,那個價值就會存在。

衣櫥醫生 賴庭荷

在我們渴求他人眼光或社會肯定,尋自己價值的同時,一直忘了好好看待自己擁有的特質,當你接受真實的自己,屬於你的價值,就會翩然而至。

訪問最後,我問了個問題,若有個攝影計畫,要你替自己的裸體下個標語,庭荷會說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欸,我可能只會填我的名字。不管這個身體外人看來怎樣,我認同,它就是屬於我的身體啊。」(推薦閱讀:【#womanynude】與身體共存!寫下不完美,成為最好的自己

庭荷邊說,然後又發出她爽朗的笑聲,笑著說,「欸,然後把它當成簽名照,發送出去!」

後記|

庭荷是個喜歡漫畫的少女,這次專訪,我們聊到那位遲遲不敢走出更衣間的顧客時,她突然眼睛一亮,跟我說了神風怪盜貞德的故事。

神風怪盜貞德,是個一直用出色表現,來掩蓋自己內心虛無的角色,直到後來他被賦予任務,在打擊邪惡的過程,邊找自己的價值與做這件事的意義,同時也試圖理解邪惡的那方,何以成為邪惡的一方。

故事最後,神風怪盜貞德決定不做怪盜了,他說,「以前我是追逐流星的人,會追逐著耀眼的東西走,如果要變成自己的樣子的話,我要向自己的心許願。我終於可以面對鏡中的自己了,如果遇到惡魔,我想用自己的力量打敗他們。」

庭荷笑說,現在看起來可能很中二,但當時她深深被這部漫畫感動。「我終於敢面對鏡中的自己了!」這句話或許戳中很多人的心聲,在形塑自己的成長過程裡,也曾有望見鏡子,卻無法肯定自己的時刻,不論外在內在亦然。

我想,我們都曾因追逐社會認可,活在他人耀眼刺目的眼光下,看不見自己,但庭荷溫柔地提醒我們,不要忘記跟自己的心許願,如果你願意看見自己,才有機會,拔除扭曲的想像,成為真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