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夜埋首工作的議員,39 歲失戀第一次獨遊後才學會放空,在旅程中學會接收生命帶來的訊號,感受自己。

攝影|黃寶瑩

「那年我 39 歲,當時失戀,既然在香港不想見人,以為自己可以好不羈去散個心!」這句感覺異常少女心事又耳熟能詳的對白,出自 Tanya 的口中,筆者也不禁要學她睜大雙眼聽下去。

說旅行態度,其實也在說人生觀;她不是什麼旅遊達人,她只是像你也像我,為人生日夜埋首工作至忘了放假是什麼滋味的人,她是陳淑莊。

提起陳淑莊(Tanya),除了立法會上唇槍舌劍畫面,最多人聯想起的,應該是她不時在 Facebook 上載獨遊照片。一個人先後到過阿根廷、古巴、伊朗、尼泊爾,你或許很難想像,性格獨立又說話表情多多的她,原來 39 歲人,才真正第一次獨遊,那次更是場災難。


早前在 Voltra 義遊的論壇,笑指讀書時代從沒有過「Gap year」,可是沒當議員的 4 年,卻徹底改變她的旅行態度。(黃寶瑩攝)

【第一次】失戀獨遊新加坡:「Disastrous(災難性的)!」

「那年我 39 歲,當時失戀,既然在香港不想見人,以為自己可以好不羈去散個心!」這句感覺異常少女心事又耳熟能詳的對白,出自Tanya 的口中,筆者也不禁要學她睜大雙眼聽下去。

「那次是去新加坡,簡直是惡夢!我 30 歲便開始一個人住,我又懂得照顧自己,朋友說我是 CEO(Chief Entertainment Organizer),我應該是很玩得、很懂照顧人,完全沒想像到會變成這樣。我去到真係好 lost,個人好 tense,完全不懂得 enjoy!」原來不止政策話題,說起自身經歷,她一樣七情上面。「結果不但沒散心,更像 confine 了,將自己打包得更實。」說了半天,她說開心事只記得去過環球影城,其他一切都是災難。(推薦閱讀:【雪兒流浪手記】獨遊印度!面對恐懼,而不是從此拒絕冒險


(Tanya CHAN 陳淑莊@Facebook)

4年「Gap Year」:從 Control freak 到學會放假

好事,多半不能成雙;壞事卻總愛「打孖上」。剛結束 8 年感情,2011、12 年,陳淑莊接連輸掉區選與立法會議席,她笑指,那應該是人生僅有的Gap year。「2012 輸掉立法會選舉之前,我幾乎沒放過一個長過 7 日的假。但即使去了別處,也不停處理香港的公務,我根本從不懂「放假」。」

Backpack 就是要學識:唔好做 Control freak!——陳淑莊

往後四年,聽了舞台創作朋友的 backpack 經驗,心思思想出去看一下。怎料要學懂放假,原來先要學懂,如何跟自己相處,特別是自己的 control freak 性格。「Backpack 的第一站是布拉格,我不但買了來回機票,更 book 了 4 晚酒店,帶了三本旅遊書出門,甚至買定 1st class 火車票,其實真係無聊到爆,千祈唔好買,搵老襯!」作為 control freak 的她,「保險」行為當然不止於此,走到斯洛文尼亞國家公園,手裡要拿三份不同比例的地圖才放心。「去到油站買一份,到超市又再買一份,我真係好麻煩!」陳淑莊自嘲地說。


笑言最喜歡行山,無論走到那裡都會行山。(Tanya CHAN 陳淑莊@Facebook)

一個人在途上:學習接收大自然 message

要真正由控制狂,蛻變成為「一上機鐵就可以關上電話放空」,除了時間讓心態調整,更重要可能是一種知時知命的安心感覺。「因為一個人去旅行,你會感受到很多 signal。」

聽到「signal」這個字,筆者雙眼立即發亮。無他,只是最近跟朋友說的最多的,正是這字,只是從沒想過,會出自這位思路異常清晰、慣於每日唇槍舌劍的 gentle woman 口中。「我本身沒宗教信仰,但個天會透過你身邊的人、一些事,讓你接收信息,如會告訴你下一站應該去哪裡。」Tanya 續說。(推薦閱讀:【如果你想】Solo Travel:三個台灣秘境,任性把時間留給自己


一個人去旅行「好開心、真係好開心」,整個訪問她可是說了上 20 次。(Tanya CHAN 陳淑莊@Facebook)

「去斯洛文尼亞行山那次,那些 control freak 的性格還未停止(正是手拿三份地圖那次)。最後我選定一條走 3 小時的路線,怎料中途行錯了路,本打算繼續前行,走著走著忽然有一堆昆蟲飛過來,我卻跟自己說:「行得山點會怕昆蟲!哼!」直至再飛來第二堆昆蟲,我開始覺得可能是一些 message,回頭走 4 分鐘,回去看大地圖才發現,那條路根本無法走出去。」

「如果你個人太 aggressive,總是跟自己說『我唔驚,我一定要行』,大抵你行完一個鐘,即使跑也趕不上巴士回程。自從那次之後,我個人更加 relax。」信號還不止一個,那次旅行,Tanya 在三個不同國家,遇上同一對南韓夫婦,人更體會了隨遇而安。「不期而遇讓我學到一個心態:香港人喜歡將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去旅行又驚死蝕底,一定要去所齊所有景點,但你沒有 enjoy 每一個地方,人都唔 relax!」


坐在古巴的酒店大堂看海、抽雪茄,讓自己最終學會放空。(Tanya CHAN 陳淑莊@Facebook)

古巴看海抽雪茄:真正學懂放空

在整個訪問中,筆者沒有認真統計,但「好開心、好開心」這句話,她至少說了 20 次。開心不止在於吃到美食、抽到獎,應該還有學懂放空。

「之後去了古巴,我才真正學懂放鬆。那時古巴還未開放,連 sim 卡都沒有,上網要去網吧,最後兩晚到夏灣拿希爾頓酒店的 business centre 上網(她一邊說,一邊模仿 56K 上網聲),即使那次 10 日沒上網,最後也(因為太慢)放棄了。」「結果從沒抽煙習慣的我,坐在大堂抽雪茄,看著海,完全沒事幹,唯一可以做的,是個人完全放空。一看完手錶,已過半小時。從前未試過這種體驗,真係開心到呢,個人終於懂得調整心態、節奏,讓腦袋真正放假。」Tanya 一邊說,豐富的演藝細胞一貫地發作。

「我現在好勁,一離開 office 搭機鐵,就開始放空,開始冇興趣 check 電話,只跟媽媽交帶一下。上次 backpack 去伊朗,我三天才開一次電話。」說旅行態度,其實也在說人生觀;她不是什麼旅遊達人,她只是像你也像我,曾經日夜埋首為工作為人生至忘了放假是什麼滋味的人,她是陳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