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情緒的真實練習,憤怒沒有對錯之分,別再壓抑自我情緒,誠實理解憤怒背後的起因——為何憤怒?因何不悅?

今天,我想要來談談憤怒。

憤怒或許是我們所有情緒當中,最不被允許存在的情緒。他就像是天空中的一抹烏雲,即便我們不想看見它,它依然存在。

我們總是有許多憤怒想要發洩,有人打破了我們的信仰、有人侵犯了我們的權利,都讓我們感到憤怒。但很多時候,表達了憤怒,卻被視為是幼稚、不講理、不理性的行為,但我們卻忘了,理性本來就是我們被強迫戴上的假面具。


圖片|來源

前一陣子,有一個簽約的寫作平台,突如其來的告知要和我解約。在此之前,毫無任何的跡象,有時我會收到關於文章的正面評價,但卻沒有聽到任何需要修改的評論。在聽到的當下,我真的很錯愕也很憤怒,那是一種很強烈被否定的感受,就好像你和自己的伴侶好端端地相處著,有一天他卻突然告訴你:「不好意思,我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了。」就是那樣的錯愕與憤怒。(推薦閱讀:不要被情緒綁架:放下憤怒,與自己和解

「為什麼我寫的和你們期待的有時候不一樣,你們卻不願意說呢?」我當下很想這樣罵過去,但華人文化當中不允許憤怒,我們害怕憤怒是不得體、失禮、會遭受責怪的,因此我也不太敢表達我的憤怒。

儘管我提出抗議,抗議合約期限尚未到期,抗議為什麼編輯從未和我討論過文章,但對方認為,他們沒有足夠的人力和財力進行這些討論,在經濟狀況的考量下,只能依據合約中提到的,「若有其他需要改變合約內容的時候,可以經過雙方協商同意之後改變,來和我終止關係。」我很憤怒,非常的憤怒,即便是雙方協商,卻也是下對上的協商,被迫妥協的協商。在上下關係中的下位者,我們總是無能為力。

不被允許的憤怒,也沒有對錯之分

我們的社會中,表達憤怒的方式,常常是裝作沒事、常常是自我忍讓,或是選擇其他更好的地方去。就我遇過的人來說,能把彼此的矛盾處理好的人並不多,常常也都選擇默默疏遠,並對某人心懷怨恨,但卻不會戳破那個怨那個懟,這是我們社會習慣的方式,沒有對錯。(推薦閱讀:高 EQ 的養成之路:你聽過「情緒清單」嗎?

反過來說,憤怒本身,也不帶有對錯的意涵,但我們社會當中,僅能允許合理的憤怒,你的權利無端被剝奪,你可以生氣,你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你生氣就是不理性、就是錯的。但憤怒就是憤怒,又何以有對錯之分,我們害怕憤怒本身,非得以一些名義來包裝它不可。你沒有正當理由,是不准生氣的。

但有太多時候,我們是沒有理由來包裝憤怒的。在感情裡,大多數人覺得無端鬧脾氣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當一個人感受不到另一個人的陪伴時,她可能會生氣,這個生氣的目的,如果以依附系統來看,就是期望引起對方的注意,期望維持和對方的親近感,藉此獲得安全感。於是有人在感情裡哭鬧、威脅、情緒勒索,我們總是說這樣的人幼稚、不成熟。這是我們習慣標籤憤怒的方式,但我們沒有看到的是,憤怒背後的需求是什麼?憤怒想傳達的是什麼?

確實,比起侵略式的發洩憤怒,有一些方式更能讓我們達到我們想要的目的,例如把自己的感覺寫下來,例如選擇離去;但這絕不代表表達憤怒就是錯的、幼稚的。每個人學習人際相處的方式不一樣,每個人經驗到的過去也不一樣。我們可以討厭某些人表達憤怒的方式,但並不代表我們不能表達憤怒。

很抱歉,這不是一篇說教的文章,也不是要探討何種方式表達憤怒是合理的。我想做的事情只是,讓我們去承認憤怒、允許自己憤怒,而該怎麼面對憤怒、處理憤怒、接納憤怒、壓抑憤怒,在不同的情境脈絡下,有各自的答案,在每個人心裡面,也有各自的答案,但是不承認憤怒存在,就好像不承認夏天就是會有颱風、冬天就是會有寒流一樣。(推薦閱讀:我是誰的探問練習:停止要求別人為你的情緒負責

這就是憤怒,真實存在的情緒。

當初在創作這幅畫的時候,想表達的是一種社會框架的理念。社會框架橫豎如此,鮮明而稜角,但情緒波濤暗地洶湧,難以假裝不存在。

如何面對憤怒,是我們的選擇

記得前一陣子和一個籃球作家聊天,提到他所寫的一篇文章,裡面用了情緒性的字眼批評某個人。那一篇文章在寫出來的時候,受到許多人的批評,認為他怎麼可以用這些語詞批評那位球員。我是那位球員的支持者,自然也對那些字眼感到很不悅。但是和那位作家聊起寫作的脈絡,原來是他看不慣台灣有太多的記者,因為對方是明星球員而不敢表現自己的憤怒,於是都必恭必敬地對待他;而這位作家對於這樣的現象、大家都不敢說真話的現象感到很不悅,於是也用了強烈的字眼批評他。這是這個故事的脈絡,沒有對錯,但是憤怒都是真的,表達出的憤怒也都是真實的感受。(推薦閱讀:恐懼、無知、仇恨、渴望!你懂得表演自己的情緒嗎?

只是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問到了:「你寫這篇文章,其實前面的東西,才是你想表達的東西,那些話,我都很認同,但是在最後一句強烈的收尾,是否讓許多人迷失了文章的焦點,讓你想傳達的本意被模糊掉了,僅留下了許多人情緒性的爭辯?」而這位作家也很坦誠地說:「哎呀,我失策了。」很高興能有這樣一段對話,我很喜歡這位作家,也很喜歡這位球員,但我也對這位作家寫的這些話感到不愉快,但同時也能了解他寫作的脈絡。很高興,我們能用這樣的對話來談論這一篇文章。

允許憤怒,並不等於只能用特定方式表達憤怒,逃走是一個方式、不說是一個方式、自我調適是一個方式、靠著說理指責他人是一個方式,不同方式會帶來不同結果,在不同情境、脈絡下,會有不一樣的風景。但憤怒就是存在,認知道我們有更多的方式來看待憤怒,我們就不會只有「憤怒就是不好的」這樣一種答案。

憤怒,不等於對錯,他就只是一種情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