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二入圍奧斯卡女主角與女配角的非裔女演員,薇歐拉戴维斯說,「當我試圖成為別人,就是在否定自己。後來我才知道,當你跨入那房間時,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做自己。」


圖片來源:trabecafilm

還記得 2016 年的奧斯卡以幾近「全白」的入圍與得獎名單,引起輿論一片撻伐嗎?今年第 89 屆的奧斯卡獎,我們終於看到了更多非裔演員的身影。而在這次黑白相間的入圍名單之中,我們終於又等到了她,第一位拿下艾美獎的非裔女演員,薇歐拉戴维斯(Viola Davis)。

這並非戴维斯第一次入圍奧斯卡,事實上,她是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常客:早在 2009 年,她便以《誘・惑》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女配角的提名;2012 年,以眾勢看漲的《姊妹》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今年,她再度以《藩籬》三度獲得奧斯卡提名。影評們一致地說,如果這次奧斯卡再不頒獎給她,簡直就是不堪入目的犯罪了。他們為什麼這樣說?聽完她的超人事蹟,你或許也會同意。(同場加映:戴維斯、艾瑪史東、雷恩葛斯林!金球獎動人演講:每個努力生活的人,都在修補世界

事蹟一:出現在電影《誘・惑》不到八分鐘,就獲奧斯卡提名

戴维斯在進入大銀幕之前,是個專業的硬底子舞台劇演員,並且屢屢獲獎。但好萊塢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起步的時候,戴维斯總想成為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試鏡卻屢遭失敗。

「因為當我試圖成為別人,就是在否定自己。後來我才知道,當你跨入那房間時,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做自己。」

她終於開始獲得電影演出的機會,卻也總是戲份極少的角色,甚至只是以聲音出演電影中的某個質詢委員。但她沒有放棄,短短的幾分鐘也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拚盡全力。舞台上的每一分鐘,都是演員的生命,不論是現身還是獻聲,每個表演瞬間,都要力求不愧對觀眾,更不愧對己心。

2008 年,她與梅莉史翠普、艾美亞當斯、菲利浦霍夫曼共演電影《誘・惑》,並一舉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女配角提名。片中她飾演一位黑人母親,當兒子被捲入天主教學校的鬥爭與性侵疑雲,她拒絕輕信說詞、與兒子站在一起,展現母親最柔軟的身段與最堅實的愛。

在兩大好萊塢演技派巨星梅莉史翠普與菲力普霍夫曼的夾殺之中,她的出演時間被剪輯至短短八分鐘以內。然而與梅莉史翠普的那場對手戲,她以涕泗齊流的爆發性表演,技壓影后及眾多好萊塢巨星,突圍而出,寫下歷史,成為影史上極少數以八分鐘表演入圍奧斯卡的女演員。

事蹟二:史上唯二入圍奧斯卡女主角與女配角的非裔女演員

2011年,她主演了改編自凱瑟琳·史托基特同名小說的電影《姊妹》。翌年,她以這部電影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這次的提名不只是對她個人而言具有里程碑意涵,從奧斯卡長達八十幾年的歷史來看,她竟是第二個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提名的非裔女演員。第一位,則是今日家喻戶曉的琥碧戈伯。

《姊妹》一片以美國民權運動興起的六零年代為背景,電影中,戴維斯飾演一位沈著的黑人女傭,親手帶大十七位白人的子女,自己的孩子卻因為黑人身份而喪命。她與年輕白人雇主史基特,一起發起平靜而有力的黑人民權運動,也展開了自身女權意識復甦的旅程。

戴維斯的表現,再度力壓同樣掛名本片女主角的艾瑪史東,當她在片中聲淚俱下地痛訴愛子喪命身亡的往事,畫面就歷歷在目、躍現眼前,人們很快地知道誰是這部戲的靈魂。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前一刻,影評們一致認為得獎者必定是戴維斯,就連同樣入圍的梅莉史翠普也是這樣想的,所以當柯林法洛公布得獎者,梅莉史翠普的尷尬瞬間表露無遺。然而,身為好友的戴維斯卻充滿風度,第一時間起身為梅姨鼓掌。(同場加映:演活我們的無懼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夠柔軟也可以強悍」

事蹟三:翻轉好萊塢的種族歧視,我行動

與奧斯卡后冠擦身而過的戴維斯,並不能說沒有失落。在一次採訪中她說,「儘管我曾提名奧斯卡,卻仍然少有在大銀幕露臉的機會,電影裡我時常只是配角。」「就像是受邀前往一場盛大而美妙的派對,但只能在旁邊當壁花一樣。我想要成為主角,我想要飾演那些可以讓我離開舒適圈的角色!」

於是她決定不能只是被動等待機會上門,事實上,好萊塢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雖逐漸增加,然而願意啟用非裔女演員做主角的,卻是少之又少,常侷限於美國六零年代民權運動時期的人物,而非當代的女性角色。然而戴維斯之所以成為演員的原因,是因為她希望自己所飾演的角色能很好的詮釋我們的真實生活。

「我想要把真相搬上銀幕,我想要讓真正的女性在銀幕上看到真實的自己。將真實公諸於眾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對那些帶著面具的非裔美國人而言。」

於是,她決定自己成立製片公司,主動出擊,演出真正能展現演技的角色。她也觀察到除了非裔女性,年長女演員或其他非白人女演員出演的電影時常面臨資金不足、海外發行受限等尷尬狀況。「我很愛那些電影,相信許多觀眾也是,可片方依然有所顧慮。我覺得有必要盡個人努力,去取得一些話語權,牢牢把握自己的演藝生涯。」

她不甘作遺落在邊陲的星辰,希望藉此激勵那些處於社會邊緣的女性。「對於那些不願墨守陳規的女性,我也希望以同樣的方式賦予她們靈感。」

薇歐拉戴維斯,人們說她是硬底子演員,我說她是一位硬底女子漢。她在金球獎獲獎時刻形容自己在《藩籬》中飾演的角色,恰恰好就是她自己的寫照:回應生命、為自己奮鬥,而這也是每一位女性的身影。

未來,我們希望奧斯卡的入圍名單除了黑白之外,能有更多不同族裔的女性身影。為了迎接那一天的來臨,除了持續關注並批判不同場域的結構性歧視,也要打開自己對不同文化、種族、性別乃至性傾向的刻板印象與僵化想像,保持對世界的好奇心與想像力。

即使只有一分鐘的機會、即使身邊群星閃亮、即使種族的歧視仍在,我們仍能選擇活得像戴維斯一樣,牢牢把握自己生涯,主動出擊!環境不給的,我們總能自己創造,這是新一代英雄的魄力與瀟灑。